我不娘 

「那個娘炮又哭了!」小柏因為哭而被幾位男同學嘲笑,因為不斷被譏笑,情緒更受到刺激,他嘶吼尖叫、踢桌椅、摔東西。這是小學五年級時的小柏,一個「火爆浪子」。上國中後,小柏的情緒控制穩定許多了,然而仍有同學愛笑他「很娘」。同學說小柏說話方式像極女生,老愛嬌聲嬌氣;除說話外,小柏其他行為表現和一般男生相似:愛打籃球、愛玩電動、數理是強項……等。小柏「特殊氣質影響到他的人際關係」,這是諮商重點 之一。有一天,小柏在跟我說及被嘲笑的事時,一開始,他的口氣一般,但提到害怕和委屈之處,小柏的口氣跟幼兒一般,身體捲縮,明顯表現出退化行為。所以我把諮商的目標設定在協助小柏增加問題處理的技巧和能力,同時也邀爸爸媽媽加入協助支持。

我納悶:為何要換諮商師
有一次,小柏要求要換諮商師。我問小柏:「你想要換諮商師,表示我們的諮商出了問題,我猜可能是跟我有關,你可以告訴我嗎?」小柏抿嘴、搖頭:「我不敢說……」我研判小柏不是不想說,而是真的不敢說,所以我故意列舉一些誇大的理由:「是因為莫老師太胖?」小柏笑笑搖頭。「那是因為莫老師太老了?」小柏這一次大笑說:「都不是!」

他支吾:因為你兇很可怕
我做出投降狀:「唉!太難了,換你告訴我吧!」小柏小聲支吾地說:「你…太…兇了,很可怕!」一旁的媽媽聽了接腔:「莫老師再兇,也沒有媽媽兇吧!」小柏不置可否地看了媽媽一眼。我先努力地回想我何時對他兇、怎樣對他兇,但想很久還是想不出來,我只好繼續問他:「小柏,很抱歉,我想不出來那時對你很兇過,如果有,那是我的錯,我一定要向你道歉。你可以告訴我我做了什麼事嗎?」我以接納的態度來面對小柏的感覺,小柏果然願意坦露更多:「那一次,我看到你對一個小孩好兇哦!」「對一個小孩很兇?然後呢?」記憶中,還閃不出來那個畫面。「他從你的諮商室跑出來,你後來也跟出來了,你看著他,很大聲的說:『你要負責把它收好,不然,我以後不跟你玩了。』」原來是這樣!「所以,我兇的樣子讓你覺得很有威脅感,認為我也有一天會對你很兇,是嗎?」小柏點點頭。

我講解:兇代表強烈訊息

我了解小柏的感受和想法了。「小柏,對於『兇』的反應,我稱它為『比較強烈的訊息』。通常我不會在一開始就使用它,那是三階段反應,第一階段是表達我的感受和提醒,第二階段是再提醒,第三階段才會是強烈反應。可是不管那一階段,都有兩個原則:第一是不傷害,不管是傷害自尊或身體;第二是我必須能控制我的情緒。」小柏問:「你對那小孩兇,是因為他不聽你的?」我搖頭:「他如果是不聽我的,我不必對他兇。那天之前,他常玩完遊戲後就溜走了,留下一堆沒收拾的玩具,我和他說過,也和他討論過,可是他還是繼續耍賴,所以我才決定要給他有更強烈的反應。」小柏點點頭。

我開導:讓他多了解自己
但小柏何以對『兇』如此害怕?「小柏,你很容易受到驚嚇,對嗎?如果以貓和狗的個性做比喻,你比較像貓?還是狗呢?」我知道小柏家有養兩隻貓,他對貓的性情很了解。小柏馬上回答:「像貓!只要我動作稍微有點嚇到牠,牠都會馬上跳開。」「對,貓很敏感,就像你也很敏感。這是『高敏感』特質,易受驚嚇、討厭上台面對觀眾、很會察覺周遭的些微變化。但是,高敏感也擁有許多一般人沒有的優勢喔。」從問題解決移轉到增加小柏對自己特質的了解,是對小柏諮商另一個重要目標。在這次諮商結束前,我對小柏說:「小柏,我今天對你說了很多我在諮商時的原則,你願不願意把我『留校察看』,檢驗看看我所做的是不是真如我所說的?

他學會:有困擾可這樣做
小柏說:「嗯,可以。老師,我問你喔,我被一個同學弄得很煩,下課時,他有事沒事就過來拍我,我以前不知該怎麼面對他,現在我可以用你的『三階段反應』嗎?」「當然囉!我們要不要來練習一下。我來當同學……」在關係的碰撞中,小柏內在的害怕、擔憂,再次被轉化;在互動中,小柏內在的小巨人再次被推進,邁向更強壯、更有自信的表現。

counselormo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