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日期文章:201010 (3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我不再當壞囝子 

在桃園機場的離境大廳,阿龍媽媽叮嚀著阿龍到紐西蘭時要注意些什麼…。阿龍表情略顯沉重,他沉默不語,看看了四周,突然看到自己的死黨:恩仔和小K,阿龍臉上立即展現笑容走了過去,用拳頭在恩仔和小K的肚子上捶了兩三下,他們也如此對阿龍作了反擊。阿龍媽媽看著他們,心裡想:「再過幾分鐘,我兒子就可以脫離這群人了……」

成天惹事 他曾讓爸媽操心

  阿龍上國中後,上課經常坐不住,成績班上倒數,然而阿龍有天生的運動細胞,曾是籃球校隊,但因成績不好,被勒令退出。阿龍的死黨是大人眼中的壞小孩。阿龍在無所成就、無聊孤單下,和這群死黨愈走愈近,壞事也愈做愈多:打群架、晚歸、無照騎車,也曾被少年隊管教過。阿龍的父母對阿龍始終沒放棄,即使阿龍惹出許多麻煩,勸導、採取阻隔、尋找能協助阿龍的資源,爸媽能做的都做了。在父母心中阿龍就像浪子,暫時受到外界迷惑,找不著回家的路。

沒有未來 他過一天算一天

  諮商師陪伴阿龍、同時也是阿龍父母的支持者。一天,諮商師問阿龍:「你滿意目前的生活嗎?」
  阿龍聳聳肩:「滿意?還好啦!就是這樣一天過一天啊,也沒什麼不好。」
  「如果兩年後,你覺得若是能比現在更好的,那會是什麼樣的生活?」
  「不可能啦!我那時可能被抓去關了,我很多兄弟也都這樣;還有,兩年後,也許我這群死黨都散了!」阿龍這番話透露出來的其實是:未來沒什麼希望!

尋他特質 替他打造一個夢

  諮商師陪伴阿龍一段時間,非常了解他的特質,也了解他內心的掙扎。
  「阿龍,你有獵人的特質,可是在現在的環境中,你獵人特質不但不能發揮,而且還被重重否定。譬如你喜歡動態的學習及事物,可是在學校,你被要求要安靜坐著7、8小時,即使乖乖坐著,你的心也不在那裡,成續當然不好。所以,你會無聊孤單,甚至心情不好。這不是因為你不努力,而是你也很想努力,只是沒土壤讓你努力,對不對?」阿龍很專注聽完諮商師的話,點點頭。
  「所以若是給你一片新的土壤,種下你身上所擁有的種籽,你所需要的生長環境,我跟你爸媽及其他支持你的人盡全力來幫你。等你的種籽長出來了,我帶你去宣揚『獵人的價值』、『種籽土壤的價值』,有很多人將會從你身上受益無窮。」
接著,諮商師嚴肅地對阿龍說:「你身上背負著重要的任務,你可以創造一個良好的典範,讓其他的獵人看見他們的未來有希望。」
  阿龍看來對任務有點興趣、有點好奇:「那麼我要怎麼做?我去哪裡找新土壤?」

邀集親友 為他未來找出路

  「這個嘛…我們邀請你爸媽,還有你信任的朋友來為你的土壤開個參謀會議。」
  「參謀會議?」
  「是啊!重要的事就要開參謀會議,好像商討國家大事一樣。」
  漸漸地,去紐西蘭學語文的決定在會議中成形。阿龍雖然有些猶豫,但對能在新土壤有新發展也很期待。之後,由諮商師安排學習輔導員幫忙阿龍在出國前加強英語,也有熟悉紐西蘭生活的輔導員為阿龍做好去紐西蘭的生活準備。
  出國前某天,阿龍告訴諮商師:「我已經跟我兄弟放話了,他們聽說我要去紐西蘭一年,都嚇一跳,還有人告訴我:『這是陰謀,他們想把你帶離開我們。』可是我告訴他們,我自己也想去!可是他們不都相信。」
  諮商師再次向阿龍確認:「阿龍,到了紐西蘭得從頭開始,雖然你有任務在身,可是還是會有一段不是很舒服的適應期。」
  「還好啦!我交朋友的能力很強的,我去那邊把妹給你看。哈哈!」

感受到愛 他要去尋找希望
  送阿龍出國後,阿龍父母回到家,在桌上發現了阿龍留下的一封信:
  
爸、媽,謝謝你們這些年的照顧,我這次出國一定會認真,不會讓你們失望。
  謝謝爸爸對我那麼好,也謝謝媽媽這些年對我的包容和照顧。說那麼多重點就是很謝謝你們照顧我,也希望這一年當中要好好的照顧自己。

  看完信後,阿龍爸媽不禁流下淚來。
  原來,阿龍願意出國是為了尋找他的希望、原來阿龍內心已感受到父母對他不放棄的愛!

counselormo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軟弱 

遠離家暴
媽媽帶她離開

「媽,你為什麼不打113家暴電話?再不打,他又要打人了!」
「曉庭,再給爸爸一次機會,他不是故意的,因為他做生意失敗,他內心很痛苦,所以心情不好,容易生氣。」
曉庭,在家暴家庭中長大,她和媽媽這樣的對話不是第一次。
4歲前,她是爸爸的掌上明珠;4歲時,爸爸生意失敗,靠開計程車維持全家生計。然而,有一天,因為朋友的慫恿,爸爸將積蓄拿去投資股票,結果血本無歸,最後染上賭博惡習。之後,每一次爸爸回家,每一次爸爸打開門的剎那,都是曉庭和媽媽最恐懼的時刻。那一次,在爸爸的揮拳相向後,媽媽終於決定帶曉庭離開這個家……。

常吼媽媽
家暴後遺症?

現在,曉庭是個健談的國中女孩,一顆善解人意的心,然而,她心中一直有個陰暗的角落。在家中,她常對著媽媽嘶吼、對媽媽做出無理要求,譬如:命令媽媽替她穿衣服穿鞋子。而且媽媽要立刻做,晚一秒的話,曉庭就會火山爆發:對媽媽怒斥、摔東西、甚至揚言要自殺。
曉庭媽媽束手無策,感覺到又陷入過去和先生相處的那段黑暗日子。她來尋求我的協助,心急且無助:「莫老師,曉庭會不會耳濡目染暴力行為,最後也變成像她爸爸那樣?」
「曉庭媽媽,你覺得孩子最愛的是誰?」
「我一直認為曉庭最黏我、最依賴我,我是她最愛的人,但現在,我好像是她最討厭的人。」
然而我想的反而是:到目前為止,媽媽仍然是曉庭最愛的人。所以,我如此回應:「我相信曉庭仍然很愛你,只是愛有時會被煙幕彈遮掩,以另一種極端的方式表現,就像曉庭目前對待你的方式一樣。所以,我想和曉庭見面談談,你可以邀請她來嗎?」

寫信給她
邀她來幫媽媽
 

我知道要曉庭來諮商可能不是易事,所以,我請媽媽替我帶封信給曉庭。
親愛的曉庭:
我是莫老師,我是一位心理師。今天妳媽媽來找我,她和我談了很多,我聽完後有一些些困惑,我不是很確定知道該如何幫助她。但她有告訴我,她的小孩從小和她很親近,也很聰明,我認為這是個很好的資源,所以我想請教妳的意見,如果方便的話,妳可以打電話給我,不過如果能面對面談話會更好。我會靜待妳的回音。
祝平安喜樂!
莫老師上


說媽媽笨
不會保護自己

隔了一星期,曉庭終於出現在我的諮商所。她似乎是有備而來,第一句話就說:「我有一個笨媽媽,她不會保護自己。」
我請曉庭再多說點她的觀察。「她身體很差,常說她這裡痛、那裡痛,我要她去看醫生,她拖到今天都還沒去;吃東西也是亂吃,明知自己血糖偏高,還很愛吃甜食,又不運動!我叫她去參加健身俱樂部,會員申請表都拿到她面前了,她都沒行動。」
我看了一眼曉庭媽媽:「曉庭媽媽,你對曉庭這一段話的感覺是什麼?」
「我知道她很關心我,不過,我的身體我自己知道,沒有所講的那麼嚴重。」
曉庭怒視著媽媽:「妳說什麼!難道要等到嚴重時妳才要去看醫生嗎?要弄到住院、吊點滴、插管等等,妳才甘心嗎?」

敞開心房
關心轉化助力
 
母女爭執眼看就要上演,我對曉庭媽媽說:「媽媽,妳是想讓曉庭接受『我身體很好』,可是這樣的說法還是讓曉庭感到擔憂,你能換個方式對曉庭說嗎?」
曉庭媽媽看了我一眼,停頓了一會才開口:「曉庭,我知道妳很擔心我,不只是現在擔心,從以前你就擔心我,對…不起,媽媽…讓你擔心了。」說到後面,媽媽忍不住哭了。
曉庭看著哭泣的媽媽,將眼神撇開。我說:「曉庭,媽媽向妳說『對不起!』你要和她說什麼?」
曉庭說:「叫她不要這麼軟弱,不要動不動就哭,我很討厭看人家哭。」
曉庭媽媽主動接話:「媽媽是很軟弱,沒有保護到妳,可是媽媽也有堅強的一面啊!
當初搬出來住,我咬緊牙關到處去找工作,我們不就這樣渡過最困難的時刻嗎?」
媽媽這一段話說得鏗鏘有力,曉庭也沒反駁。
我試著揣測曉庭的心理對媽媽說:「媽媽,妳們現在已比以前好,但曉庭是希望往後要比現在更好,對不對,曉庭?」曉庭點點頭,激動的表情漸轉為和緩。
這對相依為命的母女,歷經家庭風暴,雖對周遭環境易起驚嚇感,但同時也多了一股一般人所不足的生命韌力。
愛是她們凝聚力量的動力,曉庭媽媽漸漸學會接受曉庭的關心,同時展現當媽媽的能力與決心,媽媽的轉變,也同樣讓曉庭得到力量與安穩。

counselormo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認同我 

「小月,請進來吧!」小月不發一語、表情僵化,飛快地走進我的諮商室,像把自己扔進椅子似地坐下來,眼神短暫與我接觸後,立刻飄向四方,然後以平坦、沒有高低的音調的開始滔滔不絕地講。每次小月和我見面,幾乎都是這樣的場景。

她渴望…跟同儕良好互動
「莫老師,我以前聽過你的演講,你說我們這種特質的人比較像貓的特質。沒錯,我們不會輕易地隨從別人,像貓一樣,很少有貓是能讓人在脖子上套上項圈的,想『溜貓』?門都別想!」
她繼續說:「可是在學校沒人了解我,同學老師都不了,其他人就更難了解我。所以,去學校很痛苦,我沒辦法在學校多待一天,恨不得快點畢業。」
小月,從小為人際關係傷透腦筋,也曾因此多次轉學。她極渴望和同儕間有良好的互動,但從小學到高中,小月很難於融入團體,和同儕間一直存在「格格不入」的現象。

她活躍…往往易失控磨擦
「我不喜歡在同儕中當個安靜小咖,但因我很安靜,別人就自動把我列入安靜的小咖圈。」
小月在團體中安靜是有原因的,她身上少了一些人際煞車零件和潤滑劑;尤其當小月表現活躍時,她的「衝勁」就會造成磨擦,如在言語上冒犯別人。久而久之,小月常在活躍後就陷入焦慮和懊惱中,最後選擇少說話、不作為來防止這些困擾發生。
然而,小月不認同自己是安靜的角色,久了,她陷入憂鬱中。
「小月,你曾在哪個團體中有過大咖的感覺?」小月想了想:「有啊!參加教會活動時,即使是5天4夜的活動,我還仍覺得自在,那比較像真正的我。」
「嗯,很好,那還有其他團體讓你覺得可以表現得比較像真正的你嗎?」
小月認真想了想,說:「和男生在一起,我比較放得開。所以,我哥哥要請朋友來家裡玩,我會說:『你找男生來就好,不要找女生。』我可以和男生無所不談,和女生我就會顧慮很多,不知為什麼。」

她孤單…希望別總一個人
「所以,你覺得教會的朋友和男生朋友,都是你的朋友嗎?」
「是啊,他們都是我的朋友。可是我們平常並不常往來,只是上教會時,或偶爾參加活動才會見面,所以平常我還是一個人,很孤單。」
小月並非完全沒有朋友,但她內心真正期待的是能和班上女生互動,能和她們結伴逛街出遊。

探問她…幫她找交友優勢
「小月,我相信你有很多優點,否則你也難交到教會朋友和男生朋友。你覺得他們把你當朋友的原因是什麼?」我會提出這問題,是想以正面的角度幫助小月認同自己的交友優勢,再從優勢中更進一步找到友誼。「第一,我長得還可以,至少不醜吧!再來,很多話題我都懂一些,所以可以聊很多。其他……我就不知道了。」

肯定她…加強她自我認同

「小月,你說的都是交友很關鍵的要素喔。社會心理學的研究說:『人的外貌對人際是有幫助的,尤其是會讓人產生良好的第一印象。』」我再次肯定和認同她認同的優勢:「不只如此,我在你身上還看到毅力, 即使你以前老因人際關係困擾,也因此轉過學,可是終究你還是沒有離開人群,這很不簡單。」
「所以,莫老師,我上大學以後可以重新開始嗎?」
「當然可以,而且要是你再學會一些交友的技能,你會交到新朋友。」
「我覺得我對別人的眼光太敏感了,也太急於得到別人的認同,尤其和班上女生相處時,我一直想要得到她們的認同。可是當我說了不恰當的話時,有些人臉色會變難看,有些人會發出讓我感覺是嘲笑的聲音,我不知道該如何去化解這種尷尬。」
小月,從抱怨他人不了解自己,逐漸轉移到釐清自己的弱點,這是個契機!這個契機是在自我接納和自我認同後產生的。

轉化她…讓她去認清弱點
我挑戰了小月一個問題:「小月,假如她們永遠都不了解你,你會怎麼想?」
「我可能會很遺憾吧!但是,我會想想我所擁有的友情和親情,我並非一無所有。」停頓了兩秒,小月記起我剛剛說的話:「莫老師,你說我可以再學技能,我要學什麼?」
「每個人都有優點弱點,每個人的弱點都不一樣,同意嗎?」
「莫老師,你是要告訴我別太在意自已和別人相處時所犯的『白目』行為,是嗎?」
「可以這麼說吧!因為你也不斷在學習調整,有些白目可自我解嘲一下,也許可化解尷尬。」

指點她…跨越第一層障礙

小月馬上說:「自我解嘲?好難喔!我太愛面子了,很難拉下臉說自己不對。不過,我願意試看看。」
從自責、怪罪別人,到願意接納自己,面對自己的弱點。小月,可以說是跨越了人際的第一層障礙。

counselormo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