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日期文章:201102 (2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失控感 

資優生 鬱悶吃不下
小荷就讀小四資優班,從小就在獎狀堆中、鼓掌聲中長大。 這樣一位讓家人和老師莫不稱許的孩子,當她有一天告訴家人:「媽媽,我只要吃下食物,我就沒辦法呼吸了,我不敢吃東西!」家人一開始不以為然。
但接著小荷不吃飯,只喝流質體,而且整天心情鬱悶,沒有動力做任何事,晚上需要媽媽陪伴才能入睡,這樣的轉變看在父母眼裡滿是著急。
媽媽憂心的問小荷:「為什麼你只吃流質的食物,不吃其他東西,以前你不是很愛吃咖哩飯嗎?你怎麼了?」

超焦慮 爸媽幫不了
小荷:「媽,你怎麼知道東西吃下去,會不會怎麼樣?」
媽媽一臉疑惑的看著小荷:「會怎麼樣?吃下去就進到胃啊!你想太多了!」
小荷急躁地說:「媽,你知不知道食道是位在氣管的後方,萬一我們吃進的食物是進到氣管,我們不就不能呼吸而死掉!」
媽媽一聽笑出來:「小荷,你想太多了,這是沒有的事。」媽媽對小荷所說的嗤之以鼻,令小荷更加的慌張,反應很激動的說:「不!吃東西是有可能噎死的,我不要吃東西!」
媽媽看著小荷的歇斯底里,一臉愛莫能助。不管爸爸、老師,親人如何解釋都無法使小荷安心;見小荷如此焦慮不安,而且幾乎有一個月沒有吃正常的食物,父母陪同小荷來向我求助。

信任感 讓她放輕鬆
小荷一進我諮商室時,我見她眼神一下飄向門、一下又飄向窗。我問小荷:「怎麼了?你在擔心什麼嗎?」
小荷說:「可以打開窗戶嗎?我怕沒有空氣。」
我說:「好,沒問題。」窗戶打開後,小荷吸了一口大氣。
諮商開始前幾次,我試著讓小荷感受到在這裡是安全的、是放鬆的、是信任的,所以,我們一起遊戲、一起談談小荷感興趣的事,漸漸的,放鬆、有趣和信任的氛圍醞釀在她和我之間……。

許願望 脫口說心事
有一次,我以輕鬆幽默的態度問小荷這個問題:「小荷,你有聽過『阿拉丁』神話故事嗎?」
小荷點點頭,說:「有啊!」
「『阿拉丁』裡有一個神燈,就像這個。」我順手拿了桌上的一個茶壺,為更引起小荷的好奇心,我邊做摩擦茶壺的動作,邊說:「你知道摩擦摩擦它,會發生什麼事嗎?」
小荷:「會…跑出一個…神燈的精靈!」
我說:「對!沒錯!假如神燈精靈出現在面前…」我以粗壯的聲調、張開雙手說:「小荷、小荷,你可以許三個願望!想許什麼願望?」
我轉為輕聲口氣說:「想許什麼願望呢?第一個願望是…?」
小荷馬上說:「我想要吃東西不會死掉。」
我說:「嗯,這是第一個,第二、第三願望呢?」
小荷說:「我希望交到很多好朋友,還有長大後出國讀書。」
我再次轉變為粗壯的聲調:「小荷,精靈聽到了你的願望,精靈會全力幫助你實現的。」
小荷:「莫老師,精靈真的會幫助我嗎?我不敢吃東西,你知道嗎?」事先小荷的爸媽已經和我談過了,只是我希望小荷能親口告訴我,所以我好奇的再詢問小荷這件事,她把近來的進食焦慮一一告訴了我。

解開鎖 煩惱不見了
聽完之後,我說:「精靈會透過我來幫助你。小荷,你很聰明,你知道我們的身體被設計得有多精密嗎?」
我繼續說:「如果有一位造物主,他是天才中的天才,我們的身體從頭到腳,從裡到外,各部位都設有一種保護機關。你知道我們的大腦是被什麼保護嗎?」
小荷說:「腦漿和腦殼啊!」
我說:「對,不只大腦,我們的眼睛,也有保護設計,所以,要是有物體從外面飛過來,我們的眼睛自動會眨,不需要我們去告訴他說:『眼睛啊,請你眨一眨』;我們睡覺時,即便你睡到忘記呼吸,我們的肺會自己呼吸,對吧!」
小荷聽了點點頭問:「那吃東西時呢?食物會掉到氣管嗎?」
我說:「啊!這個設計也是天衣無縫啊,你過去曾經吃東西時,有指揮你的食物要進到食道,不要走錯方向嗎?你手上有拿遙控器?在那裡?我看看。」
小荷笑了!我說:「這麼完美精密的設計,是要我們去愛護它,而不是擔心它!」
小荷:「那要怎麼愛護?」
我說:「我們來研究怎樣吃得健康,也可請教專業的營養師,你覺這樣好嗎?」小荷點頭。
焦慮的源頭在於不安的失控感在作祟,當看到了恆常不變的萬物,且經驗到了可控制感,則使小荷漸漸遠離了焦慮,恢復為一個開朗活潑的女孩。

counselormo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霸凌 

小奇很不安地追問媽媽:「媽媽,我是怎麼了?我以前不是這樣,為什麼現在會變成那樣?我的頭腦有問題嗎?我可以變回像以前那樣嗎?」
媽媽也不知所措:「我們去找心理諮商好不好?」小奇眼神無助地看著媽媽,點點頭。


為何…鬧情緒不去上學
第一眼見到小奇,斯文有禮,可是一直拉著媽媽的手不放,明顯處於焦慮恐懼狀態。媽媽問小奇:「你要自己說,還是我幫你說?」
「你幫我說。」
媽媽轉向我:「小奇最近不太敢去上學,每天晚上總擔心,早上起來後也不肯出門,他會對我吼叫,有時還會打我,歇斯底里的。最近,他一直問我:『我會不會變笨?』只要有人稍微碰到他的頭,他就十分焦慮,覺得他會變笨。莫名其妙的恐懼很多,我覺得不太對勁。」
小奇安靜地坐著聽完媽媽的闡述,我轉問小奇:「以前你愛上學,什麼時候感覺上學是壓力呢?」
小奇看了一下媽媽:「自從我轉去一間新學校後。我不喜歡那間學校,我痛恨那間學校,後來我苦苦要求,爸媽終於答應我轉回原來的學校。」
「所以,你現在轉回原來的舊學校,就不再痛恨去上學了嗎?」
媽搶話:「不,轉回原校才開始不想上學跟鬧情緒。」
「原來是這樣。」在我腦中想到小奇在新學校非常有可能發生了什麼事,甚至是創傷的事件,導致他心理情緒出現了問題。


原來…在新學校被欺負
談到這裡,母子倆都沉默了。我只好先開口:「媽媽,那妳了解為何小奇轉回原校後,開始出現拒學及情緒問題?」
媽媽吞吞吐吐:「他在新學校過得不愉快,同學可能看他是新生就欺負他。」
這時原來斯文有禮的小奇緊握拳頭、緊咬牙根,並用雙手猛拍媽媽身體,大哭:「都是你害我的!都是你害我的!」
「小奇,你生氣難過一定是有原因的。慢慢來,放輕鬆,這裡非常安全,我也能了解你的痛苦,等你準備好了,我們再談。」
小奇鬆開手,不打媽媽了,可是轉向拍打沙發說:「他們…看到我就罵我…笨蛋、烏龜,他們說我不屬於他們班,要把我當空氣看。下課時,他們把我的東西拿去丟掉、藏起來,我若跟他們要,他們會一群人…圍過來嗆我、還…推我,我現在想起來,真恨死他們了!」
小奇情緒激動,一直重覆:「我要去殺死他們,我要把那間學校燒了、毀了!」


但是…爸媽叫他要忍耐
小奇媽媽用雙手抱著小奇:「小奇很氣我們,認為我們沒那時助他一臂之力,他要求我們替他轉學,但當時我們不知道會造成這麼嚴重的影響,所以叫他忍耐就好。」
「媽媽,你們不是故意要讓小奇陷於恐懼無助,只是恐懼憤怒已深植他心,他可能對你們有種不信任感,覺得你們保護不了他。」
小奇心情漸漸緩和下來:「哪有像他們那樣笨的爸爸媽媽嘛,跑去告訴老師,老師問那些人有沒有做,他們才不會承認,可是老師問了後,我就變得更慘。」


現在…爸媽道歉要幫他
媽媽看著小奇:「我現在知道當時我們犯了錯。小奇,媽媽現在想要幫助你恢復像以前那樣,我跟你道歉好嗎?我也會這樣告訴爸爸,叫他也要跟你道歉。」
媽媽說對了,道歉非常必要!接下去父母還要強烈地表達關愛和保護,重拾小奇對他們的信心,及對環境的信任。


〈該怎麼做?〉

親人到校陪伴
也需學校協助

找出原因之後,小奇媽媽問我:「小奇現在仍害怕去上學,我們該怎麼辦?」
「之前的事對小奇是個創傷的經驗,要從創傷中復元需要一段時間,我們得慢慢來,不要急。」
我問小奇:「小奇,現在想到學校時,最讓你不安的是什麼?」
「我怕現在的同學會像以前的同學那樣對我。」因為創傷經驗的影響,小奇在學校時會激起他恍惚的感受。
了解小奇心理狀態後,我提供幾個建議:「小奇,如果媽媽能陪你到校,比如在圖書館等,有任何不安你就去向媽媽求助,這樣好嗎?」
小奇點頭,媽媽也點頭。我繼續說:「如果你真的很害怕、很恐懼,連踏進校門的勇氣都沒有,媽媽就替你請假。你這段時間就像人生病了,身體很虛弱,需要多休息。」
小奇和媽媽也沒反對,我再說:「第三,你們多多安排戶外休閒。」
媽媽馬上說:「有,這星期我們要坐高鐵去南部玩,小奇和哥哥都喜歡坐高鐵。」
最後,我對媽媽說:「媽媽也勞煩你向老師及學校說明小奇現在的需要,希望學校能和我們一起合作來協助小奇。有必要的話,我也可以到校向老師說明。」
3個月後,小奇對上學恐懼減少了,他也嘗試和同學聊天談話,有一天他對我說:「這裡的同學很好,唯一傷腦筋的是功課考試很多!」

counselormo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