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日期文章:201104 (2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冷漠  

一通緊急的電話,電話的那一端是小柚的爸爸:「莫老師,我要告訴你一個壞消息,我…得了…癌症,第三期,昨天知道的。我現在的心情…很複雜,我想找你討論小柚接下來要怎麼辦?希望愈快愈好。」

我和小柚的諮商進行了兩年多,小柚來自單親家庭,自幼由爸爸撫養長大,凡小柚的課業、學校生活、日常生活等等,都是爸爸一手照料,目前就讀國中的他,當家庭和學校生活皆進入平穩階段時,未料,小柚和家人即將面臨又大又難的生命課題。

單親爸罹癌 放不下兒子
我依約來到醫院,小柚的爸爸坐在病床上,他正等待更進一步的醫療評估,以作為下一步治療的依循, 因目前還沒有任何侵入性的醫療,所以小柚爸爸仍可以有體力並清醒的和我討論。
「莫老師,醫生告訴我:我最多能活6到9個月,最少是3到6個月,現在我要處理的事情很多,唯有…小柚的事,我是千頭萬緒。所以,我想盡快和你討論,怎麼安排、怎麼處理?」小柚爸爸最關注的事是小柚:如何告訴小柚關於爸爸的病情、如何安排小柚的生活,特別是爸爸住院治療這段時間、並且在爸爸可能離世之後,小柚要何去何從。
我們討論一些方向,目前我首要的工作焦點:協助小柚面對爸爸的病情,給予其適當的支持。

不去見爸爸 不想聽遺言
下一次見到小柚前,我獲知小柚透過親人,已經知道爸爸的病情,只是親友老師怎麼規勸,小柚就是不去醫院見爸爸。
往常小柚是爸爸陪伴前來,這次他獨自。我沒有讓小柚知道我已去醫院見過爸爸了,反而我以不知情來問小柚,只希望他能依他想要讓我知道的事說給我聽。
小柚:「我爸現在在醫院。」
我問:「他怎麼了?」
小柚很直接也很簡短的回應:「阿姨告訴我:他得了癌症。」毫無表情。
我驚訝看著他:「什麼?他得了癌症?那這段期間,你都自己
照顧自己嗎?」

心理很煎熬 故作輕鬆貌
小柚:「啊要不然咧?!沒人管我,耶!」還順勢比一個「耶」手勢,看來輕鬆自在的樣子。
我繼續問:「那你什麼時候去醫院看你爸爸?爸爸現在情況怎麼樣?」
小柚聳聳肩:「啊災!我都沒有去醫院看他。」他邊說邊晃動身體。我眼神繼續注視他,小柚停頓了一會,接著說:「他剛做了手術,好像進了加護病房吧!現在出來了。」
我故意這麼問:「喔,所以是因為爸爸住在加護病房,你不方便去看他,是嗎?」
小柚:「不是啊,是我不想去。」
我說:「你不想去,什麼原因不想去?」
小柚:「我討厭醫院,不喜歡那個味道。」

同理感受 防衛漸漸鬆動
我同理小柚的感受:「味道?以前我也是超討厭醫院的,就是因為那股味道,而且,我還很害怕看到醫院的各種設備,包括輪椅、床…等等。後來因為現在的醫院蓋得現代化多了,還有地下美食街,我才漸漸不害怕的。」
我的同理,似乎鬆動了一些小柚的防衛,他接我的話說:「我以前去過醫院;我阿公阿嬤生病住院時,我爸帶我去過…,後來不久,阿公阿嬤都死翹翹了。」小柚再次有意的把話說得輕鬆。
我想繼續打動小柚的防衛,我說:「所以,你不想去醫院的原因不單是因為它的味道?」
小柚說得很快,最後幾個字是模糊的:「我不想去醫院聽我爸說那些『遺言』?」說完,小柚的表情有些發愣。
我接著用像似小柚的輕鬆口吻說:「喔…,你是不想聽見你爸爸說:『小柚啊,你要用功讀書哦,爸爸以後可能會離開這世界,不能陪在你身邊了…。』」
小柚笑笑的說:「對!」
我繼續用同樣的口吻說:「唉呀!你所想的有可能,我也可以想像得到。」
我收起了輕鬆:「不過,如果你沒有見到他,當他離開了,對他、對你都是遺憾。」

回憶美麗時光 直搗心牆
小柚臉上露出牽強的微笑,不言。我直搗他深厚的心牆,我瞭解這樣雖然會很痛,可是卻是必要的:「我知道你是你爸生命中很重要的人。從小,他陪伴你,雖然,在你小的時候,他會管你、打你、罵你,而且很兇,可是他還是很愛你,你一定也知道,對不對?」
小柚的眼淚在兩頰流下,他用手遮住臉,同時嘗試要轉移話題,我繼續強調:「你是爸爸生命中很重要的人,爸爸也是你生命中重要的人,你們一定有美好的回憶。」
小柚把手拿下:「以前我爸帶我去釣魚,我的小板凳不小心掉到水池裡去了,我爸就把他的小板凳讓給我……」他在講的同時,掉入美好的回憶,笑了……。

心理準備就緒 不留遺憾

我說:「小柚,這真是很美好的經驗,你是爸爸生命中重要的人,他如果見到你,也會很開心,可能對病情產生奇蹟也說不定。不過,如果萬一你爸爸離開你,你覺得你爸爸會這樣就丟著你不管嗎?」
小柚搖搖頭:「怎麼會,他會安排好一切!」
我說:「小柚,你最瞭解你爸爸了。預備好了,就去看他。」
小柚點點頭……。

counselormo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媽媽的情緒  

自國二開始,小彭被師長投以許多的關愛及擔憂,原因是成績一向優異的他,從前三名往後掉到倒數三名。關心她的大人像似熱鍋上的螞蟻,尤其小彭的媽媽,為了這個問題,請了家教,獎賞、鼓勵、斥責、處罰也全用盡了,小彭功課仍一蹶不振。於是,媽媽帶著小彭來見我。
小彭是個長相斯文的男孩,話不多,多由媽媽主導講話。媽媽對小彭是讚賞有加:「小彭很乖,很聽話,沒有什麼偏差行為讓大人操心,不過,不知道是何原因,現在卻變成這樣。」
我問媽媽:「『變成這樣』是怎麼樣?」

counselormo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