付錢    

雙親爭吵,她是爭奪品

      認識小柔已有兩年時間了,之前她在情緒暴力家庭中,天天經歷父母之間的激烈爭吵,因為過度懼怕而曾獨自驚慌地躲到衣櫥內,並小柔亦是父母爭吵時的爭奪品;媽媽說:「孩子從出生都是我照顧,我要把孩子帶走!」,爸爸則說:「她姓陳,是屬於陳家的,所以她是跟我不是跟你。」小柔父母在他小學五年級時離異了,撫養權的爭奪結果是:由媽媽撫養,爸爸有探視權。

內心有傷,她完全變了 

       父母離異後,日子安靜了許多,然而深植在小柔內心的創傷正浮現出來﹣﹣。

 

       兩年前,小柔媽媽第一次來找我時:「我知道父母離婚對孩子有很大的影響,小柔最近出現嚴重行為問題,讓我不知道該怎麼辦?以前聽話的她,現在都變了,她會頂撞我,表現得極度對立,還揚言要傷害自己,這是令我最擔心的地方。」

接納信任,她願意多說

       我和小柔因此開始了諮商。從陌生、難於信任的關係,漸漸透過接納、同理、翻譯小柔行為背後的感受和需求,漸漸地我和小柔之間建立了信任關係,小柔說:「我願意對你說這麼多,是因為我覺得你瞭解我。我想對朋友訴苦,但他們聽不懂,以為我是在講連續集的故事﹣﹣。沒辦法,因為他們沒有經歷過。」

 

       經歷過關係創傷的小柔,其實很渴望被瞭解和被關愛,然而同時也很敏感、很防衛。所以一旦建立起這份穩定、安全和信任關係,其實是在協助小柔重新和大人及外在聯結,使她不再害怕,再次燃起對這世界的信心。然而,直到一天,這份好不容建立的信任關係瀕臨動搖﹣﹣。

媽媽的話,她開始動搖 

      小柔有些吞吞吐吐的問我:「我媽媽說﹣﹣如果﹣﹣她不付你錢﹣﹣你不﹣﹣會幫助我。」

 

      為釐清小柔的疑問,我問她:「妳媽媽說這話的意思是什麼?她為何對你說這話呢?」

 

      小柔:「我不知道!那天,我又和她吵架了,我說:『你並不瞭解我,莫老師還比你瞭解我多。』然後,她就說了那些話:『是我付錢,她才幫助你,我不付錢,她也不會幫助你。』我覺得她很機車,可是﹣﹣我心裡還是有很難過的感覺。」

重新釐清,讓她換想法 

      雖然這是一個不怎麼令人愉悅的發生,但各樣的關係都會面臨各樣的考驗,諮商關係也不例外,如何從關係中學習更多,成為成長的養份才是有價值的。

 

      我回應小柔:「小柔,你會難過是因為你在意我們彼此的關係,對不對?」小柔點點頭。我繼續說:「如果我們不認識,我們就沒有機會有過去這段互動的過程,也就不會在乎、不會難過。所以,要感謝你媽媽找到我,而且付了一些錢,使我們擁有這段很好的互動經驗。」

 

      小柔的雙眼持續凝視著我,我說:「你覺得我們從過去到現在,我們坐在這裡談話,所進行的工程,重不重要?」

 

      小柔很肯定的回答:「我覺得很重要,如果沒有這工程,我可能﹣﹣不知現在會在哪裡!」

 

      我回應小柔的話:「對我來說,我也覺得它很重要。我坐在這裡,常常面對不同的人,有很多人從這過程中獲得了幫助,有些人或許不覺得有什麼幫助,但是我仍然覺得這工程很重要,因為我也曾經被幫助過。所以,這份工作它能發揮的作用,不僅是在這一個小時內,實際來說,它有無限傳播的功能,傳播愛的功能,因為獲得幫助的人會正面影響其他人。小柔,無論現在未來,你的故事就可以幫助許多有需要的人,尤其是在父母關係中受傷的人。」

 

     小柔聽了:「我可以完全理解在恐懼中成長的人,那種被極度害怕和憤怒掩埋的感受,如果沒有跳脫,就可能變成﹣﹣憤世嫉俗吧。」說完小柔仍有疑惑的問:「為什麼我媽卻要這麼說呢?」

 

     我說:「可能是一時心急吧,她可能覺得她付錢,你應該要表現更好。或許當她冷靜時,她會懊惱她說的這些話吧。」

       

     小柔:「我已經很努力了﹣﹣。」

 

     我說:「小柔,再多給媽媽一些時間和機會來瞭解你。如果你同意,我下次邀請媽媽一起來會談,可以讓她多瞭解我們在進行的工程為何。」

  

     小柔:「嗯﹣﹣我再想想看,要和她坐下來談話,也蠻有壓力的。」

再度闡述,消除她疑慮 

     我說:「好,你再想想後告訴我。小柔,我也想進一步跟你分享:我們生活在這個世界,是被限制的世界,例如:我們沒有工作就沒有錢,沒有錢就不能買東西。還有,在路上行駛的車輛也被限制速度或方向,這些限制我們只能接受並且保護它,也因為有這些限制,這世界才有規則可循,不是嗎?」

 

      「我明白。金錢是有形的,可是使用它可以生產無形無價的事物。」小柔回答我。

 

       我驚訝的問:「嘩!你真厲害,說得真好,一句話就點出精髓了。」

 

       小柔說:「我看過一支MasterCard廣告,他的廣告詞是:『萬事皆可達,唯有情無價』,廣告內容是付出小錢,卻換來很多無價的幸福。」

 

       離開前,我說:「小柔,謝謝你今天提出這議題,表示你除了在乎,也十分信任我們的關係,來!」Give me five擊掌再次肯定這份信任的關係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ounselormok 的頭像
counselormok

莫茲婷心理師

counselormo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sophia
  • 我現在是個國中生,我的夢想是成為一個輔導老師。這背後有著很長很長的故事。
    可以請問你為什麼成為一個諮商師嗎?
    還有你覺得諮商倫理守則的限制會不會太多?
    希望可以多問你一些問題,如果你願意回答。
    這是我的E-mail : e720711loveyahoo .com.tw
  • sophia
  • 我有寄E-mail給你唷!
    不過是用另一個信箱
    很謝謝你回信
  • counselormok
  • 你有收到了是嗎?太好了!祝福你喲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