七三法則  

「我每一天都倒數過日子,希望快點畢業,上學的每一天,我心都很沉重。」
學生不想上學的原因很多,不盡相同,小懿是為了什麼呢?而且小懿身邊的人,絲毫沒發覺她有上學的問題。
小懿媽媽說:「是嗎?每天看你心情很不錯的去上學,回來時就『碰』,房門一關,整晚在房間內和朋友聊天。」
小懿猛搖頭,不耐煩的說:「你什麼都不知道,只用你自己的想法隨便套在我身上!」

在學校 很悶很想哭
媽媽頓時沉默安靜,我看看小懿,希望她不要因為媽媽的誤解,而不願繼續說下去。「小懿,媽媽看到的是你行為的表象,但你內心一定受了很多委屈,卻沒有告訴任何人,是嗎?」
媽媽想開口說什麼,但我立即以手勢阻止,我說:「小懿,你說你感覺心是沉重的,是在學校才有這樣的感受嗎?其他時候呢?」
小懿願意繼續回答我的話:「在學校,這種感受特別強烈,而且莫名的很悶、想哭。我自己也不知道怎麼會這樣。」

有些事 她身不由己
小懿內心可能被許多感受淹沒了,難以釐清自己的處境,接著她說:「每當下課我都很猶豫,到底要和我的好朋友聚在一起聊天,還是自己獨自坐在座位。」
小懿媽媽直接提供小懿建議:「你想跟他們聊就聊,不想聊就做自己的事吧,你覺得想怎麼做就怎麼做啊!不必太顧慮別人!」
我打斷了媽媽的話,說:「是按照自己的意願沒錯,但小懿可能是…身不由己。」
小懿低沉的說:「沒錯,我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!同學們心裡真正在想些什麼,我不知道,等我知道時,都快被宰了!」

有個人 裝熟愛指揮
我好奇的問小懿:「宰了?小懿,你是怎麼發現的?聽起來很可怕。」
小懿獲得感受上的被認同,她說了更多:「班上有不受歡迎的同學,喜歡跟別人裝熟,又喜歡指揮別人,有時他也會對我做出令我生氣的事,同學叫我要對他凶狠一點,但…沒辦法,我就是凶不起來。」
我接著問:「你受的氣怎麼辦?」

同學們 常常批評他
小懿說:「我會跟好朋友說,可是我也不喜歡一直圍繞這話題,但我朋友們偏偏愛聊關於這位同學的事,還會模仿他的聲音和動作,我會在一旁聽,有時也覺得好笑,但心裡面就覺得怪怪的。」
「怪怪的,是怎麼樣?」我問。
「嗯,就是…大家討厭的那位同學也不是一直都這麼令人討厭啊,有時他也會幫忙同學,每次都批評他的不好,我就是不想這樣,萬一哪一天,我是不是也會成為他們下一個指控的人,好可怕!」
小懿媽媽想說,我點頭示意,她說:「小懿其實從小就有這種正義的個性,當我們一起看電視,若我隨意批評某一個人時,她說會說:『你看到聽到的都是片面的,並沒有真正認識他、了解他,就不能隨便批評他。』她這樣說也沒錯,但有時就只是隨意聊聊啦!」

想逃避 躲進遊戲中
我說:「小懿,當你的朋友,真是非常幸運的一件事!你會看到他的優點,也會包容他的弱點。朋友也會願意信任你。」
小懿說:「我也告訴自己『日久見人心』,但是,有時就是沒辦法,還是會覺得很不舒服。所以,只有在線上遊戲,和三公分以下的人物互動最放心!不過,我還是得面對現實,這是最令我討厭的!」
我說: 「玩線上遊戲卡關時,就要尋找密技,現實中的互動,卡關了,也應該是找到了密技,就過關了。」
小懿瞪大眼睛看我,她似乎有些覺悟:「那…密技是什麼?」

73法則 幫自己過關
我說:「七三法則,你有沒聽過?」小懿搖搖頭。
我繼續說:「小懿,你很棒,因為你看得到每個人都有優點也有弱點,弱點就是提醒我們『可以學習』、『改進』,所以人人都有七分優點,三分弱點,你同意嗎?」小懿點點頭:「但很多人都會看別人弱點,批評別人弱點。」
我說:「是的,惡意批評別人是他的三分吧,改不改在於他自己。練習『七三法則』的方式是:當別人說的是我們七分:『感謝』、『繼續努力』,當別人說的是我們的三分時:『謝謝提點』、『學習改進』,這是重要的密技,有了它就可以破關了。」
小懿點頭覺得有趣,我說:「你還要背誦這口訣:『七分好三分學,其他還你』。」
小懿:「其他?是什麼?」
我說:「它不是那七分,也不是三分,是來亂的,就是『其他』,那麼就要原封不動的還給對方了。」小懿懂了,她點點頭。
最後,我說:「小懿,你要經常練習此密技,就可以突破這一關,如果練功有遇到問題,或是再卡關,我們再來好好研討吧!」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ounselormok 的頭像
counselormok

莫茲婷心理師

counselormo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