拗脾氣  

「大寶,妹妹又在鬧了,你讓讓她好了。」爸媽此話一出,大寶按照過去舊有的劇本,雖然心不甘情不願的,還是得讓小他兩歲的妹妹;然而,不只大寶要讓,全家大小都因為妹妹的壞脾氣,被逼得事事要順從她,除此之外,任何軟硬兼施的方法都無法讓妹妹小寶的脾氣平靜下來。爸媽即便知道這樣做是溺愛小孩,但卻是感到無奈:「我們罵也罵過了,打也打過了,就真是無效!」

一見面 扳著臉不高興
小寶,真是一個這麼刁蠻任性的小一女孩嗎?初次見到小寶,她兩眼直瞪我,嘟著嘴巴不願和我打招呼。我對小寶說:「我想和你交個朋友,玩遊戲,至於有什麼好玩的遊戲,你進來我教室看看,就知道了。」孩子通常是很難抗拒玩具和遊戲的,小寶也不例外,進去前雖然臉露不悅的表情,但還是隨著我進入了諮商室,進去之後開始玩起遊戲,漸漸互動就變多了。
第一次的互動是成功的。小寶下一次帶了她自己的玩具來,並且開心的向我一一介紹她的玩具。當我們互動得不錯時,我問小寶:「小寶,聽說你有一位哥哥是嗎?我也想認識他,可以請他一起來和我們玩,你覺得怎麼樣?」

不得已 邀哥哥一起玩
小寶馬上反問我:「我不想,為什麼要他來,我和你玩就好了。」
我說:「因為我是你朋友,你的家人我都想認識啊,我已經認識妳爸媽了,就只有你哥哥我還不認識。」
我這麼說,小寶就爽快答應了:「好吧!我回去跟他說,請他下次和我一起來。」
下一次,果然小寶遵守了約定,邀請哥哥一起來。小寶迫不及待的向哥哥介紹諮商室裡的玩具,我們進行了幾次愉快的遊戲時間,同時我也觀察小寶和哥哥的互動。
幾次三人的互動之後,有一次,我說:「今天我們要一起決定玩同一個遊戲,可是要玩哪一個呢?這樣好了,大家來說一個你想玩的遊戲,最後我們再投票決定。」
大寶小寶和我各自提出了一個遊戲,我說:「好,現在請想想三種遊戲中你最想玩哪一個,想好了,我們就來舉手投票。」
我內心忖度著:我投大寶的一票,小寶的反應會如何呢?

二比一 生氣反悔不玩
二比一的結果出現時,小寶沉下臉說:「我不玩了!除非你們玩我說的遊戲。」大寶沉默了,看看我,露出不安的表情。
我接著用抗議的口吻說:「不要!我覺得大寶提出的比較好玩,我想要玩大寶提出的遊戲。」
小寶聽見我這麼一說,火氣明顯更強了,隨手將手上的玩具往地上丟,我緊接著說:「那是我的玩具,為什麼你可以隨便丟我的玩具呢?」我沒有退讓也沒有妥協,反而故意將衝突的氣氛升高。
此時,大寶像似打圓場:「算了,小寶說要玩什麼就玩什麼吧,不然她就要發脾氣了。」最後一句話大寶的音量明顯變小。
我不解以及抗議說:「為什麼?難道生氣的人最大,就要聽她的嗎?」大寶看著我說:「我爸媽說,退一步海闊天空,不然…就會有完沒完的。」在我們說話的同時,小寶繼續拿起玩具往地上丟。
我回答大寶的話:「可是我覺得這樣不公平。如果一定要這樣,我就很為難了。」

不妥協 堅持遊戲規則
大寶用不解的眼神看著我,顯然他對我說的「為難」有些不解。所以我繼續說:「我說我很為難是因為我只能選擇和講理公平的人玩,如果堅持要用生氣法,我就很難和他做朋友,也很難和他一同玩遊戲了。這樣你了解嗎?」雖然我是說給大寶聽,但我確信小寶在旁也都聽見了我和大寶的對話。
大寶問我:「那現在要怎麼辦?」
我說:「很簡單啊,如果小寶繼續發脾氣,不遵守公平的規則,只好我們兩個人玩,她就自己看著辦,我說過了我不會和亂發脾氣及不講理的人玩。」
大寶看到我的堅定,不知如何接話。我說:「大寶,不要浪費時間了,我們開始玩吧。」
大寶跟隨我,開始了遊戲,而我故意忽略一切小寶在旁的情緒性行為。隨著時間過去,小寶漸漸減少騷動。在此同時,大寶也敏銳發現小寶逐漸的平靜下來,他說:「小寶不這麼生氣了,我們可不可以問問她要不要加入我們。」
我回答:「當然好啊,只要她願意用講理和公平的方法,還有記得要先把丟在地上屬於我的玩具收拾歸位。」

講道理 不用情緒勒索
大寶向小寶示意後,小寶停頓了一會,接著動手將地上的玩具撿起歸位。我說:「嗯,小寶似乎願意改變。她剛剛丟玩具可能也不是故意的,我們也來幫她收。」
三人合力收拾玩具,小寶也展露出笑容,還故意作出向我開玩笑的動作。收拾完後,我對小寶說:「小寶,我很願意當你的朋友,和你一起玩,可是我要的是講道理、公平的朋友,我的朋友可以生氣,但是不能用生氣來控制別人,也不能亂生氣。哥哥以前都忍耐你、讓你,他錯了,爸爸媽媽也錯了,因為這樣會害你沒有朋友!」
小寶漸漸了解和別人互動的方法,也減少了使用情緒來控制別人的策略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ounselormok 的頭像
counselormok

莫茲婷心理師

counselormo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