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是想偷  

小翠的媽媽對女兒極大憂心是:「我搞不清楚她為什麼要老是偷別人的東西,我們家從不缺那些東西,但我們家現在有很多『贓物』,有一大袋這麼多!」
原來最讓媽媽感到心煩的是,小翠在小學時就曾發生偷竊的行為,直到現在,媽媽時不時在她房間仍發現有莫名來由的東西:文具、髮飾、零食……等等。媽媽難掩心中的憤怒和悲傷:「我有警告她,如果再被我發現一次,我一定會把她帶到警察局,不管她如何向我求情!」

人前乖巧 偷竊只有媽知道
小翠,一個聰明伶俐的國一女孩,在校活潑外向,在同學師長的眼中很乖巧、熱心助人。儘管媽媽很早就知道小翠有偷竊的行為,但媽媽始終沒有讓老師知道:「我沒有告訴老師,因為不想讓老師同學對小翠有負面的標籤,也不想讓別人以為我是一個失敗的媽媽,但事到如今,我承認我是失敗的,我不知為什麼會教出這樣的孩子!我罵過她、處罰過她、也打過她,可是都沒用!」
媽媽和爸爸離異多年,媽媽是小翠的主要照顧者,她也很努力的想糾正小翠的行為,可是成效不彰,媽媽也很納悶,小翠偷來的東西,都是家裡已經有的東西、或是用不到的東西,到底是什麼原因促使小翠這麼做?

她愛畫畫 衣著穿搭有一套
我單獨約了小翠和她談話,我沒有直接提出偷竊的事,而以互動方式更認識小翠:「小翠,你的興趣是什麼?最愛是什麼?」
原來小翠也是一個健談的孩子,她說:「我的興趣很多,但最愛的是畫畫,我小學時參加比賽得過獎,現在還是很愛,只是現在偏愛畫漫畫。」
我說:「真的嗎?你可以把畫給我看嗎?」
小翠很開心說:「好啊!我用手繪板畫,存在電腦裡,下次帶來給你看。」
我說:「你喜歡畫畫,所以是不是也很喜歡欣賞美的事物?」
小翠:「是吧!從小我穿的衣服都要自己搭配,不是我自己買的衣服,除非我很喜歡,否則我就不想要穿。」
我回答:「噢!這麼說來,你很有自己的風格、自己的品味!」
小翠很得意的問:「你看我身上穿的就是我出門時搭的,你看好不好看?」
我答:「很好看喔!」小翠笑得更燦爛。

心缺一角 得不到支持肯定
從互動中,小翠給我的感覺是很開朗,但內心的需求是似有些空缺。我繼續和小翠聊天互動:「你的品味很好、也很有藝術氣息,你有沒有想過以後想當什麼?」
小翠:「還不太確定,可能是漫畫家、服裝設計師……,以前和現在想的不一樣。」
我回應小翠:「小翠,我覺得你很棒,因為在你這個年齡就開始想未來了,繼續發想會愈來愈清晰。你家人一定在你的興趣上都很支持你,對嗎?」
談到家人,小翠沉默了下來:「我媽並沒有很支持,她希望我先把書讀好再說。」
停頓一會,小翠繼續說:「我希望我能朝自己想要的方向發展,大人不要限制我,我的事該我自己負責不是嗎?為什麼大人老是說一套、做一套?一會說不管,一會又管得死死的!」小翠將不滿的情緒全傾訴出來。
我回應說:「我明白你的不滿,你有能力,希望大人放手讓你做想做的事,對嗎?」
小翠點頭,皺眉繼續說:「是啊!我知道我媽很辛苦,她是單親媽媽,要照顧我,又不能在親戚面前丟臉,讓他們認為她是失敗的媽媽,但我也希望她能支持我,不要老是認為我什麼都不懂,只有她最懂!」

渴望自主 偏差行為表抗議
從一開始我們談了興趣、夢想,以及和媽媽的相處,始終還沒提到偷竊事。然而,透過談話我對小翠有了更多的認識,小翠渴望一份「自主性」、一份「權力感」、一份媽媽的「全力支持」。
我回應說:「小翠,我的看法是:如果把你比喻為上市股票之一,我一定會買你這支股票,也會建議別人買,因為你很有潛力、未來會走紅,何不趁現在逢低買進呢?我會建議你媽一起投資,否則她損失可大了!」
小翠得不到的支持和權力感,透過偷竊的偏差行為一方面抗議媽媽,同時得到一種戰勝感,然而最終還是敵不過罪惡感,一而再、再而三的循環負面的行為。

擔當採買 發揮美的鑑賞力
接著,我的工作是向媽媽提出策略:「小翠媽媽,小翠身上有很多能力,如果你不善用她,她的能量可能會導向負面,反之,你善用她,她將會有很多生產力。」
小翠媽媽問:「那我該如何善用?」
我說:「你和小翠討論,若家裡某些事請她全權負責,你不插手、也不管,會是什麼事?從我和小翠互動下來的心得,我提出一建議:請她當家裡的採買長,家裡的東西缺了、或有什麼需要,由她來選購採買。」
媽媽聽了,露出微笑:「你的意思是,將她的欲望轉變成讓她學習如何用錢?」
我說:「嗯,這是原因之一,另外,對東西的鑑賞是她的能力之一,將她的能力用作正途,而且可以服務別人,不是很好嗎?」
後來小翠當了家中的採買長,她學會了控管錢、也買了許多好東西讓媽媽讚賞,自然偷竊的事也不再發生了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ounselormok 的頭像
counselormok

莫茲婷心理師

counselormo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