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主 

第一幕:她說不愛讀書 老想休學

 早晨,小伊躺在床上,綣縮著身軀說:「我今天肚子痛,不想去上學。」

 媽媽站在床邊:「你肚子痛?我帶你去看醫生。」

 「我休息就好了,不用看醫生。」

 媽媽似已意會到接下來小伊要說什麼:「要休息多久?你已請很多假,不能再請了。」

 「我不想上學!不要逼我。」

 「我不理你了,要去不去,你自己決定。」

 說完,媽媽無力地離開小伊房間,再講下去,可能又要重覆之前那樣的激烈爭吵。

第二幕:她想休學工作 不想被念

 諮商室內,小伊嘟著嘴:「我媽很討厭,老是叫我去上學,我就是不喜歡讀書嘛,就算我去學校,也只是在睡覺。我想休學,為什麼不行?」

 我問:「休學?休學後你有什麼計畫?」

 「我就是沒辦法早起,休學後我可以睡到中午,然後去做午班的工作。」

 「你想工作?你想過要做什麼樣的工作嗎?你才高一而已。」

 「不知道!我看網路有在徵正妹,當模特兒之類的。」

 「小伊,網路這類的工作要小心,有些工作有陷阱。」

 「不試怎麼知道呢,你們大人不要老是講一些有的沒的,聽了就很討厭。」小伊表露

出一副不耐煩的樣子。

 我和小伊諮商多年,已建立深厚關係;面對此時此刻的小伊,我準備從「同理階段」進一步對小伊使用「面質」,引導她從情緒化的思考轉向理性的思考。

 我移動椅子靠近小伊:「小伊,你的意思是:我什麼都不懂,老是說些嘮叨的話,是

嗎?」

 小伊抿嘴皺眉:「不是啦!最近快煩死了,我媽又不了解我的想法,又看不懂我已經很煩了,還繼續說些讓我聽了抓狂的話。」

第三幕:祭出另一個她 引她思考

 和小伊家庭「工作」多年,我很了解父母和小伊。小伊自小學到國中是個低成就且人際關係不好的孩子,成功的經驗對她少之又少;而父母因小伊在校的弱勢表現,對小伊的需求有求必應。但小伊父母發現:當小伊面對挫折、面對不想做的事,就會想盡辦法逃開壓力。且父母若不順從她的意思,爭執就會爆發開來,衝突與日俱僧。

 所以我並沒順小伊的話回應她:「小伊,我要代表『大伊』向你抗議:『你太任性了,你從來不和我商量,你想怎樣就怎樣,你對我的承諾也沒做到,我現在很生氣。』」

 小伊愣了一下:「誰是大伊?」

 「大伊就是『另一個你』啊!你在選擇高中時,不是很篤定地說:『我要讀幼保,因為我喜歡照顧小孩。』那時你不是隨便說說吧,那是『很認真的大伊』想的,小伊也附和,所以選擇現在的學校及科系。」

 看起來小伊似乎有點懂得我所說的,因此,我繼續說:「可是小伊突然不想讀了,但她沒有向大伊商量。以前大伊遇到這種反悔的情形,她也不會多說什麼,她或許默默忍受很久了,所以今天我代表她來發聲。」

 小伊口氣和緩多了:「可是…我還是想休學。」

 「小伊,如果休學是合理的且對你有利,大伊一定會支持你,不只大伊支持你,我也支持你。

 「我不是讀書的料,我想工作,做一份我可以做的工作,這樣應該很合理吧?」

 小伊態度上看來已漸理性,我說:「聽起來合理,但不是真合理。」

 「為什麼不合理?」

 「因為你還耐不住持續性的付出,更耐不住挫折,只會想:『我要逃開,逃到另外一個地方!』並把這個想法合理化。你像任性公主,大伊對你束手無策。

第四幕:罵自己=逃避 請她停止

 「我…好吧!我承認我很失敗!」

 我嚴肅地說:「罵自己同樣是在逃避問題!小伊,請你停止罵自己。」

 小伊低頭不語。我帶著挑戰口吻說:「小伊,你別忘記了,從以前到現在,和你一起面對問題的不只有你自己,還有我,當然還有你爸媽。你怕什麼!」

 「可是…我已經撐不下去了。」

 「你現在遇到的狀況比起以前是小Case,現在的老師同學很友善,念的也是興趣,沒理由非離開學校不可。至於早上起不來,那不是問題,那是習慣,你以前做得很好。」

第五幕:助她規畫未來 給她遠景

 看到小伊默然,我轉用溫和方式:「小伊,要是你所提出的要求,我全說『YES』是再簡單不過的事,但這樣不是幫你,是害你。你了解嗎?」小伊點點頭。

 「可不可以給自己一些時間,這段時間你去上學、把生活規律性調整好,你未來的規畫,我們一起設計,這規畫必須是要對你最有利且是你想要的。」小伊再次點點頭。

 看著小伊離開諮商室,我心裡想:任性公主需要關愛,也需要甜蜜管教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ounselormok 的頭像
counselormok

莫茲婷心理師

counselormo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