媽媽的情緒  

自國二開始,小彭被師長投以許多的關愛及擔憂,原因是成績一向優異的他,從前三名往後掉到倒數三名。關心她的大人像似熱鍋上的螞蟻,尤其小彭的媽媽,為了這個問題,請了家教,獎賞、鼓勵、斥責、處罰也全用盡了,小彭功課仍一蹶不振。於是,媽媽帶著小彭來見我。
小彭是個長相斯文的男孩,話不多,多由媽媽主導講話。媽媽對小彭是讚賞有加:「小彭很乖,很聽話,沒有什麼偏差行為讓大人操心,不過,不知道是何原因,現在卻變成這樣。」
我問媽媽:「『變成這樣』是怎麼樣?」


讀書效率差 媽媽超憂心
媽媽回答:「他變得讀書效率很差,坐在書桌前讀了好久,好像都沒有讀進去,成績也不理想,我想他也覺得挫折,雖然他常跟我們說:『我會再努力。』」
我目光轉向小彭:「小彭,你會在意最近的考試成績嗎?」小彭點點頭,沒多說什麼。
這下換我困惑了,既然小彭也在意成績,不是努力不夠、也不是他不願意努力,身旁的支持也足夠,那到底是怎麼回事呢?


親子很緊密 卻暗藏糾結
眼前這對母子關係看來是如此緊密,緊密的深層中藏著糾結。兩人繼續坐在一起談話,恐怕無法打破僵化的緊密關係,所以我提出:「小彭,我可以單獨和你談談嗎?媽媽,這樣方便嗎?」
媽媽馬上說:「好,好,沒問題。」小彭也沒拒絕繼續坐著。
媽媽離開後,我選擇和小彭談談他平常的生活,尤其是他有興趣的事。小彭喜歡打電動,玩線上遊戲,我和他談論有關線上遊戲的裝備、如何打怪、如何獲得寶物…等等。一來一往的談話中,打開了小彭的話匣子,輕鬆自在的氣氛也就自然形成了。
接著,嘗試從遊戲的話題聯結與家人的互動,我問:「小彭,家人會一起玩電動嗎?」小彭雙手一揮:「怎麼可能!我爸媽最不喜歡我玩電動,我玩的時間也不多,一星期最多玩一小時吧!不然,我媽就會對我唸個沒完沒了,接著換我爸,輪流轟我。」
「唸個沒完沒了?怎麼回事?」


怕回阿嬤家 擔心媽失控
「唉!」小彭嘆了很大一口氣:「我最怕回阿嬤家,只要從阿嬤家回來,我媽就會歇斯底里,只要她不高興,我就會被罵,有時候會被罵得莫名其妙。」
「嗯,你媽媽在阿嬤家是累積了不愉快的情緒嗎?」
「有啊,我媽一直告訴我:阿嬤不喜歡她,視她為眼中釘,從她嫁入我爸家開始,就故意刁難她,在親戚面前說話中傷她。」
「你媽對你說的這些話,她也會對爸爸說嗎?」
「說也沒用,我爸頂多就安慰她,叫她忍耐。

「對你說就有用嗎?」


兒的無力感 來自媽情緒
「當然也沒用,不過我真的很怕我媽有一天會怎麼樣,因為她曾經說過類似要自殺的話。」
「聽起來好嚴重,不過,謝謝你告訴我這一些,我想我或許需要找你媽媽談談。」
小彭問:「那我呢?」
我說:「你可以和我們一起談談嗎?」小彭聳聳肩表示可以。
媽媽進來後,我說:「媽媽,孩子真的如你說的:他很棒,而且他也想為妳解決妳的難題。你知道嗎?只是他感到很無力。」
媽媽看看小彭,再看著我:「我的難題?」我點點頭。
媽媽說:「我的難題一直都解決不了,十幾年了。」
我說:「媽媽,妳受傷很深,妳的孩子很心疼妳。」
媽媽抽搐,眼淚潰堤:「我不能原諒我婆婆,她傷我很深。」
媽媽努力控制情緒,一會兒後問:「難道我影響到小彭嗎?」
我說:「只要是家人,彼此情緒難免互相影響。如果你願意,我們可以安排幾次時間來處理這個問題,你覺得呢?」媽媽點頭,我的眼神看看孩子,小彭用手指著自己,我說:「對,和媽媽一起來,可以嗎?」小彭說:「隨便。」


過去的傷口 大禮物遮住
之後談了三次,媽媽問我:「我要怎麼原諒我婆婆?」我說:「如果一直看著過去的傷口,傷口在眼前永遠無限大,對嗎?」
媽媽說:「我也一直告訴自己不要去想過去的事,但很難。」
我說:「如果有個大禮物在你面前,大到把傷口都遮住了,而且這個大禮物是很棒、很讓人羨慕的,你會在意那個傷口嗎?」
媽媽:「應該不會吧!可是,我沒有什麼大禮物啊!」
我瞄一下旁邊的小彭,小彭接到我的眼神,他說:「我就是那個大禮物啊,難道我不棒嗎?」
媽媽笑了:「喔!喔!你就是那個大禮物啊!」
我說:「是啊,媽媽,我相信小彭是上天給你的禮物,而且你有的,不只這樣哦,再想想,你一定還擁有很多禮物,而且有些禮物在你前方,等著你領取。」


媽媽改變了 小彭也變了
小彭:「是啊,你可以去社區教烹飪,很多媽媽不是常常來請教你嗎?」小彭和媽媽開始討論起媽媽的興趣,以及媽媽的生涯發展……。
媽媽改變了,小彭也改變了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ounselormok 的頭像
counselormok

莫茲婷心理師

counselormo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