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校園  

一天,在我部落格留言版上有這麼一則留言:「莫老師,忘記我了嗎? 我現在在台南上學,想知道我是誰,請打電話給我:09××」左思右想,不如就拿起電話。
電話那一端:「莫老師,你終於打來了,是我,我是小芬。」
出乎我意料之外的原來是小芬:「是你啊!你現在是在台南念書?」
小芬:「對呀!我現在讀高中。」

工作多年 重新回校園
高中?依小芬的年齡,她該是社會人士的年齡。我問:「你怎麼會從台北老遠跑去台南讀高中?」
小芬似乎也在等著我問她這問題:「回學校是我自己決定的,我現在真的有認真在讀喔,在台南比較能讓我靜下來讀書。」
我說:「你現在是讀什麼呢?」
小芬:「我讀的是商科啊,以前高中我也讀商科,後來休學了。到社會上工作後,我所能做的,都只是工讀生的工作,所以,晃了六、七年,我決定還是要把高中念完。」
聽完小芬這一番話,我心裡五味雜陳,她曾經是一位迷失的女孩,如今峰迴路轉,似乎有了不一樣的人生視野。回溯過去與小芬諮商的那一段,仍然記憶猶新……。

高中時期 就是不上學
小芬升上高中,只去了學校幾天,之後就拒絕上學。天天沉溺於電腦及網路世界中的小芬,和爸爸的衝突愈演愈烈。
「我受不了了,真想趕她出家門,有人願意收留她,就讓她去吧!她不上學,在家成天玩電腦。不給錢,她還偷我的錢,這孩子,我白養她了。」一個白髮蒼蒼的爸爸,氣急敗壞的說出這番話。
這是一位辛苦的爸爸。媽媽在小芬還年幼時生病過世,爸爸靠著開計程車,賺取微薄薪資,獨自扶養小芬。因為父兼母職,爸爸晚上開著計程車載客,小芬就坐在車上隨著車子到處去,這樣的日子維持到小芬上國中。
因為生意不好,債臺高築,有一次爸爸還帶著小芬,想要了結生命。當時,因為小芬苦苦哀求,爸爸看著小芬年幼又無助的臉龐,心念一轉,決定咬緊牙關撐下去。

父女鬧翻 兩人都受傷
小芬十分明白爸爸的心意,然而寫在她臉上的卻是十分倔強的表情:「我就不喜歡讀書,為什麼一定要逼我。」
爸爸回了孩子:「不讀書就沒出息,依你現在的能力,能做什麼?做小偷嗎?偷錢過生活?」
也許爸爸的話是氣話,或者是激將法,然而聽在小芬的耳裡,她早已淚流滿面:「拜託,你每天給我多少錢,10元而已,10元能做什麼?我要買什麼都不行。」
爸爸聽了不僅沒有緩和情緒,怒氣更加劇:「你要錢做什麼?給你吃喝已經夠了。我們不是有錢人家,沒有多餘的錢給你揮霍。」

達成協議 提早出社會
小芬不想上學的心意已定。因此,我問小芬:「小芬,你現在不想上學,你想要怎麼安排生活?」
小芬聳聳肩說:「不知道。」
我說:「如果選擇上學,我們可以預期上學該過什麼樣的生活,因為這是被預定好的,不需要我們多想;不上學,我們就要自創我們的生活。小芬,以目前來說,每天玩電腦的生活是你要的嗎?」
小芬否定的說:「才不要呢,很無聊,而且家裡上網的速度超級慢。」
爸爸開口說話:「你去工作好了,打工賺的錢,就你自己花用。」
我問小芬:「你覺得呢?去工作好嗎?」
小芬馬上說:「可以呀,做什麼都好,就是不想讀書。」
僵持不下的關係中,終於有一點是父女倆可以商量的。爸爸接著說:「也好,如果能安安份份工作,也是一種學習。」

抽菸喝酒 染上壞習慣
進入職場後,小芬很快就融入這五花八門的社會,很快學會同儕間的行為,包括抽菸、喝酒、複雜交友等等。
我問小芬:「小芬,現在的生活型態是你滿意的或是你想要的?」
小芬:「我無聊的時候,有朋友陪我。我心情不好的時候,有酒和菸可以幫我解愁。這樣,算還好吧!」
我繼續問小芬:「我關心你的『小』小芬,希望你好好照顧她,並且讓她過得充實,引導她看見未來的希望。」小芬其實了解我在說什麼,然而,她說:「我的『小』小芬暫時被我遺忘了,等我想起來再說吧!」

走出迷惘 學會愛自己

那是我最後一次和小芬見面談話。今天再度在電話中談話,掛電話之前,小芬說:「莫老師,我現在對我的『小』小芬還不錯哦!」
經過了六年,終於,她記起了『小』小芬……。

全站熱搜

counselormo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