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全感丟了  

小瑞媽媽在上班時間,連續接到小瑞的來電:「媽,你現在在哪裡?」;間隔沒多久,小瑞又再來電:「媽,你什麼時候回來?」沒多久,電話那一端的小瑞哭著:「媽,我肚子好痛,你趕快回來。」媽媽只好請假直奔回家。接連好幾天,都上演類似的情況。

媽媽不在家 女兒好心慌
諮商室裡,小瑞,一個國中的女孩,斜靠在媽媽的肩膀上,握著媽媽的手,像是年幼的小孩。
我問小瑞:「當媽媽不在的時候,你感覺如何?」
小瑞以撒嬌的口吻說:「我不希望媽媽離開我,看不到她,我心會很亂。」
我問小瑞:「心亂的時候想些什麼?」
小瑞倚偎著媽媽說:「怕媽媽出事。」
前面一段我以低聲調說:「一直等媽媽回來,結果遲遲不回來,竟然,她永遠不回來了,這真是太可怕了。」說到後面,帶著些激動的口氣。
說完,小瑞更緊密的倚偎著媽媽:「不要,不要。我要媽媽永遠陪我。」媽媽說:「我一定會陪你啊。」小瑞:「我要你永遠陪我。」媽媽:「怎麼可能!媽媽有一天也會老、會死,你還是要靠自己。」小瑞愈說就靠媽媽愈緊,而媽媽不自覺的緊縮身體。
我說:「我了解小瑞的害怕和焦慮,當想到媽媽離開她,不能陪她,剩下她一人。」

分離的焦慮 最近才開始
媽媽回答我:「這也沒辦法,我總不能辭去工作陪她,而且我們是單親家庭,就靠我這一份薪水。」說完,媽媽轉向小瑞:「小瑞,你希望媽媽不工作,在家陪你嗎?」
小瑞說:「不要,這樣我們就沒錢了。」
媽媽說:「是啊,你也知道,那就讓媽媽專心上班,你就不要再多想了。」
當然情況並非媽媽所期待的,小瑞無法立即停止分離的焦慮。我問小瑞:「小瑞,以前媽媽專心上班,你專心上學、放學、回家,是什麼時候你開始這麼樣的難過?」
小瑞搖頭:「我不知道。」
媽媽接話:「從幼稚園開始,我就放她一人在家,我出去擺攤做生意,有空檔的時間,我就飛奔回家看她。一直到她上小學,都是這樣。晚上我回來,她也都睡著了。」
我驚訝的說:「哇!小瑞,你很了不起,從小就這麼獨立。」我也轉向媽媽:「媽媽,原來她是這麼獨立的孩子,當其他小孩需要媽媽陪伴的時候,她是靠自己。」
媽媽口氣比先前柔軟了:「說的也是,但是我也沒辦法,其實我也心疼這孩子。」

作伴的小熊 被媽媽丟掉
我問小瑞:「小瑞,你小時候一個人在家,晚上自己上床睡覺,是怎麼做到的?」
小瑞:「白天,我會看電視、聽音樂,只要有聲音就可以,晚上媽媽給我一個小熊,他陪我入睡,不過…她把我的小熊丟了!」
小熊丟了!這也許對一般人來說是件小事,但是,對小瑞,絕對是大事。我問媽媽:「為什麼要把她的小熊丟掉?」
小瑞媽媽回答:「朋友說,孩子長大了,這些東西都不要再玩,這樣會一直長不大,而且小熊很舊很髒,所以我把它丟了。」
小瑞哭了,我對小瑞說:「小瑞,你要不要告訴媽媽,小熊是怎麼陪你長大的。」
小瑞哽咽的說:「我對他講話,因為家裡都沒有人陪我,睡覺時候抱著他,我比較不害怕,假裝他是保鏢。」
我對媽媽說:「小熊陪她獨立、陪她長大,小熊不見,就像媽媽不見一樣,媽媽是她唯一的家人!」
媽媽有些內疚:「我不知道,小熊對她如此重要。小瑞,媽媽要和你說『對不起』。」
我補充說:「不是小熊對她很重要,是媽媽對她很重要,小熊沒了,可以再買,媽媽不見了,去哪裡找?這一隻小熊對小瑞而言,就像是家人。」

同儕相伴 擴展內心資源

小瑞點點頭。我拿起旁邊一隻絨毛小狗,問小瑞:「暫時假裝他是小熊可以嗎?」小瑞說:「好!」我說:「如果小熊在這裡,你想和他說什麼?」
小瑞:「你可不可以回來陪我?」換我假裝小熊的聲音:「我也很想你,只是現在我正在執行另一個任務,如果你不介意,我請我的同伴來陪你。」
小瑞看看我,看看媽媽,停頓了一會:「還是算了!小熊沒辦法被取代。」
我說:「我也這麼認為,小熊是沒辦法取代的。」換媽媽說:「那不然媽媽多陪你,只要我沒有排班,我就陪你,這樣好嗎?」
小瑞:「好啊!」我說:「那我在這裡,替你們兩個見證。」小瑞和媽媽打勾勾。之後,我順勢問:「小瑞,除了媽媽陪你,你還希望什麼人多陪陪你?」我會這麼問,是因為想擴展小瑞內心的資源,尤其是她現在這年齡,同儕是重要的。
小瑞回答:「我想和朋友出去,可是我怕她不准。」
媽媽說:「只要你告訴我去哪裡,和誰去,幾點回來,讓我放心,就沒問題。」

承諾與補救 穩定了心情

小瑞和媽媽開始有了良好的互動。我說:「小瑞還氣媽媽丟了你的小熊?」
小瑞微笑說:「有一點。」
我說:「那媽媽就要針對這件事做些補救,怎麼補救?」我問小瑞。
小瑞說:「現在不知道,等想到再說。」
了解、接納、道歉、承諾與補救,穩定了小瑞的心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ounselormok 的頭像
counselormok

莫茲婷心理師

counselormo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