友誼  

小全給師長同學的第一印象往往是:能力很強,態度很自大。他非常努力認真地做許多事,但同時也散發出這樣的訊息:「銘謝幫忙,我自己來就好。」
成長的歲月中,小全的確得到了無數的掌聲、獎項……,如此輝煌的成就使他更加強了「我是可以的、我要更上一層樓」的想法;然而,在小全內心深處有一個很大的擔憂:萬一、如果…我失敗了,怎麼辦?
為了避免這樣的萬一,小全小心翼翼地選擇他有把握的事;當事與願違時,小全就十分焦躁,常常謾罵別人、將錯過怪罪在其他人身上,他最常發出的怨言是:「都是你害我的!」

分組了…他被同學排擠
企圖心強、追求「成就感」的小全,在進入國中後,一心想拚出亮眼的成績,換來的卻是同學的排擠。
同學對他的看法是:「他很自私,對分數有好處才做,沒好處就置身事外。」同學日甚一日的排擠,終究影響到小全的學習情緒;他很難像之前一樣專心念書,成績退步更使他心情焦慮。
小全很氣憤:「老師規定要分組做作業,同學卻不想跟我同一組,我有什麼辦法?」
我問小全:「所以你很嘔?要是這作業沒做成的話?」
小全:「當然啊!這作業占學期成績的10%!」說完嘆了一口大氣。
我繼續問:「從這情況看來,有什麼可以改善的方法?」為了引導小全進入深度省思,我一步步詢問他。
小全:「沒辦法!同學不願跟我同組。」
我說:「喔!所以沒有組別的同學,都無法交這份作業了。」
小全:「不,班上只有我是沒有組別的,其他同學都有。」
不想輸…「自己做最好」
我驚訝地說:「只有你嗎?那一定是有原因的。」我希望協助小全有進一步覺察。
小全拍了沙發一下:「我真的不知道!我討厭這種分組的作業!」也許小全真的不知道,也或許是逃避不願意面對。
我說:「嗯,小全,你是很在意這作業分數,少了這10分,你感覺怎麼樣?」
小全喪氣地說:「非常不好,而且這份作業,我只要自己做,就可以做得很好。」
我說:「是啊,我相信你的能力一定很強。唉!這真是一場有勢力卻沒競爭力的輸局,很可惜啊。」我特別強調了「輸」這字。
小全強烈的口吻:「聽到『輸』這個字,我就更氣,我不喜歡『輸』,在我字典裡沒有『輸』這個字。」

求完美…不讓別人搞砸
我像喃喃自語地在咀嚼小全的話:「沒有『輸』這個字,那就是—『包贏』嗎?」
小全:「是啊,人生不就是要不斷的追求卓越嗎?」
我說:「說得好!人要追求卓越,要不斷學習、創新,這是人類和動物極大不同之處。小全,你追求卓越的方式是什麼?」
馬拉松式的對話,目的就是讓小全對自己的想法有新認識。
小全頗有自信地說:「很簡單啊,就是不斷努力、避免失敗,所以我從小就討厭和別人合作,因為合作的對象有時會把我能成功的事情搞砸。」

學調整…跌倒了繼續走
我說:「嗯…嗯…不斷努力、自己打拚,就是你成功的秘訣?」
我挑戰他的機會來了:「不過,現在這情況看來,原來的秘訣不夠用了,需要再『更新』,你同意嗎?」
小全:「好像是吧!」小全同意了,或許他缺少的是要如何「更新」。
我說:「我這裡有一組『更新碼』,和你原有的不一樣:它有『輸』也有『贏』。套句台灣人常說的:『有輸贏』。」
小全有點疑惑:「這是什麼意思?」
我說:「你小時候剛要學走路,會不會因為害怕跌倒,就放棄學走路?」
小全:「不會啊,學走路一定會跌倒啊。」
我說:「所以啊,一般人知道會跌倒、會痛,還是繼續學。你仔細想想,學走路這件事,秘訣就在裡頭。」
小全:「你的意思是說:要成功一定要痛、要跌倒、還要有勇氣。」
我誇獎小全:「你好聰明喔,你現在也在痛的階段,表示你將會有另番更大成就。」

放開心…輸了也有收穫
小全:「到底要怎麼做啊?」
我說:「去和別人合作完成作業,抱持著『輸了就輸了』的心態,這樣對未來會有更大的『贏』局。」
小全:「我懂了,你叫我去和同學合作,他們做得如何我也不要管、也不要感到不滿,我把自己份內事做好就行,是這樣嗎?」
我賣個關子說:「差不多是這樣,會有…神奇的效果喔!」
小全:「會怎麼樣?」
我說:「你去試就知道了,你去主動告訴同學說:你想加入他們,大家一起分工完成這個作業。」
離開前,我再次向小全強調:「有輸贏喔!」小全點點頭。

全站熱搜

counselormo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