兩個媽媽 

小正被老師抱怨連續好幾天上課無精打采,從第一節課睡到放學。然而,當小正醒著時,卻是心事重重,問起發生了什麼事,小正總是聳聳肩說:「沒事啊。」或「不知」。
其實小正家裡正面臨一件重大壓力的事,就是爸爸已臥病在床一段時間,病情每況愈下;尤其是最近,家人們皆預備心情面對爸爸可能離世。

巨人爸爸 生病倒下
小正是爸爸唯一的兒子,小正在年幼時,爸媽離異,爸爸獨自扶養小正長大。雖然是位嚴父,但是父子情深,彼此之間無需多言,一切了然於心。
小正就讀小學五年級時,在自己的思考下,他對爸爸說:「只要這位新媽媽,不會使你對我的愛和關心變少,我不反對。」
於是,爸爸再婚了!爸爸再婚後,也如小正所期待的,繼母對他十分關心,逐漸讓小正視繼母如親媽媽一般。
當小正心目中的巨人倒下,躺臥在病床時,繼母為了照顧及陪伴爸爸,忙得分身乏術,無法有多餘的時間陪伴小正,因此,小正獨自留在家中,常常是一個人度過漫長的夜晚。
我問:「小正,放學回家後,你是怎麼安排自己的時間?」
小正:「就看電視啊,不然就玩電腦。」
我說:「嗯…如果不看電視,不玩電腦,還可以做什麼?」
小正:「沒有了,其他事情都很無聊。」

生活秩序 全亂了套
我說:「回到家看不到爸爸又看不到阿姨,心裡是什麼感覺呢?」
小正習慣性開口第一句是:「不知!」我沒說話,注視著他,他繼續說:「嗯,很奇怪吧!」
我問:「怎麼樣的奇怪?或是說,以前不是你一個人在家時,和現在有什麼不同?」
小正:「 現在家裡空蕩蕩的,沒有聲音,電腦和電視至少會發出聲音。以前,就有人念念念的聲音。」
我笑:「是念你吃飯、洗澡、寫功課、睡覺?」
小正點點頭:「嗯嗯嗯。」
我說:「所以,沒有人念、念、念的生活,該怎麼安排?」
小正:「不知,就打電腦看電視啊,直到累為止,累了,躺下就睡了。」
我問:「你累的時候,是幾點?」

家裡沒人 他好害怕
小正嗯嗯啊啊的,最後終於說了:「有時候整夜沒睡,到天亮睡一下下就上學了。」
小正再繼續說:「你不能告訴我阿姨,不然我就不能做那些事了。」
我說:「小正,你很掙扎矛盾,是嗎?你覺得不應該通宵看電視玩電腦,可是你又不得不?」
小正點頭:「不然,家裡沒有聲音,真的會很害怕。」
我說:「如果,我找你阿姨商量,找出讓你不害怕的方法,又可以讓你不用因為看電視、玩電腦,那麼的有罪惡感,你覺得可以嗎?」 小正點頭答應了。

繼母生母 一起商量
我將小正遇到的困難告訴阿姨,阿姨說:「我會想辦法,把小正一個人放在家中我也是不放心。」
下一次, 出乎我意料的,在諮商室裡坐著的人,是個特別的組合,除我和小正之外,一位是小正的阿姨,一位是小正的生母,她們坐在一起商討著怎麼協助小正。
小正媽媽說:「如果需要我幫忙,到家裡陪伴小正,我很願意。」
小正阿姨說:「真是辛苦妳了,讓妳不方便,要住我們家。」
小正媽媽說:「不會,這是非常時期,我能做的,我盡量。」

輪流陪伴 走過父喪
我問小正:「阿姨晚上不在家時,媽媽去陪你,這樣就不會讓你一個人落單。這是阿姨和媽媽共同想出來的方法,你覺得怎麼樣呢?」
小正說:「好啊!」因為媽媽和阿姨輪流的陪伴,小正恢復了正常的作息,白天在學校時也不再有無精打采的情況。
然而,過了沒幾天,小正爸爸離世了,在病床上經歷了九個多月的折騰,或許小正和家人都有面對這一天的心理準備,平靜的心包裹著悲傷。
小正黯然的說:「我爸走了,念我的人變少了。」
我說:「也許不是念你的人變少了,而是愛你的人變多了。」

雙倍的愛 幸福更多
小正一臉疑惑的看著我。我繼續說:「一般人是一個爸爸和一個媽媽愛他,你是兩個媽媽,加上在天上的爸爸愛你,是不是比別人多呢?」
小正笑了,他說:「我在網路上看過這則對話,一對同志的小孩,長大結婚時告訴他的另一伴說:『別人是一位岳父和一位丈母娘,你是有兩位岳父。』所以,我以後要對我的太太說:『你有兩個婆婆。』」
小正以這則笑話來回應他是被愛的,而且更多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ounselormok 的頭像
counselormok

莫茲婷心理師

counselormo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