想太多 

小邦心情低落,說話力氣也很虛弱:「我頭腦一直在想,到底我有沒有做那件事。我很擔心,別人一直告訴我,我沒有做、我不可能做,可是,我不能確定,萬一我做了,怎麼辦?你可以告訴我,我有做那些事嗎?」

想這想那 無中生有
小邦口中的那些事,為何令他擔心?為何他要再三確定:他是否做了那些事。原來,小邦近來一直擔心他是否做了傷害別人的事,例如:他有沒有將手上細菌傳給別人、他的言語有沒有使別人受傷……。
他內心一再出現指控自己的想法,即便家人再三跟他說:「你剛剛沒有做那些事,你是心地善良的人。」儘管小邦當下感到安心了,一會兒後,類似的想法又會再次浮現、揮之不去,令小邦非常的難過痛苦。
小邦用求助的口吻說:「莫老師,爸媽告訴我:『我所想的都不是真的』,我也不想要有這些想法,可是不自覺又會想到,當我想到時,該怎麼辦?」

睡覺泡澡 解除緊繃
我先問小邦:「什麼時候你不會想到它,可以安心做別的事呢?」
小邦:「睡覺時。」
我說:「還有呢?」
小邦:「泡澡的時候吧。」
我說:「很好!睡覺或泡澡時都覺得放鬆,對嗎?」小邦點點頭。
我繼續說:「放鬆時的感覺怎麼樣?你可以想像,那時候你肌膚的感覺、你鼻子聞到的味道嗎?」
小邦微笑,兩眼轉動,正在搜索曾經美好的放鬆經驗:「躺在床上時,枕頭是柔軟的,我的頭埋在枕頭裡、棉被蓋在身上很舒服,還聞到泡沫的花香味……。」
我說:「哇!能浸泡在這種放鬆舒服的感覺裡真棒!」
小邦有點氣餒地說:「可是除了睡覺、泡澡,就很難放鬆了。」
我說:「放鬆是你的能力,你可以睡覺、洗澡時放鬆,當然也可以在其他時候學會放鬆。」

說好不想 腦袋不聽
小邦聽了,內心產生了希望,可是仍然不知道該怎麼辦:「如果這些想法消失了,我可能會放鬆很多,可是我有一直告訴自己不要想,我媽說我想太多了,但就是沒辦法。」
我特意把談話轉了個大彎,說:「知己知彼!百戰百勝!不如我們來檢視這些想法,看他們使出了哪些策略、計謀。」
想了一會兒,我說:「嗯,我猜出來了!第一個計謀,叫作『抹黑』,把原來白的抹成黑的。他說你什麼會害人啦、有歪念啦,是不是都在抹黑你?」
小邦說:「好像是這樣。現在藍綠政黨都在說來說去,他們可以把沒有的事說成有,有的事說成沒有。」
從小邦的口中說出他所觀察到的政黨表現,這表示「抹黑」策略的描述是他可以體會,並且和他生活經驗貼切的。

破解計謀 找出癥結
我輕鬆幽默地說:「哈!太好了,被我們找出了一種計謀。小邦,你可以為這想法命名嗎?」
小邦:「就叫他『強迫想法』吧。」
我說:「好,記住,第一個強迫想法的計謀是『抹黑』,還有其他的計謀嗎?」
小邦低頭想,然後說:「有時候,我也會告訴自己那不是真的,可是我馬上又會懷疑是不是自己忘記了,其實我真的有做會害別人的事。」
我說:「嗯,強迫想法研發了不少招術,他會對你這樣說:『你會不會忘記啦?其實明明你有做喔!』你覺得這是什麼招?」
小邦回覆我所提出的問題說:「是『欺騙』嗎?」
我說:「對!哇,抹黑加欺騙,這太陰險了。我們一定要識破且要記住。」

認識困擾 解開煩憂
小邦:「有時我會被騙成功,因為他會不斷說:『你就是有做過。』」小邦漸漸也從另一個觀點來看困擾他的問題了。
我說:「這招太明顯了,分明就是『指控』,讓你很內疚。綜合以上所討論的,強迫想法使用了這三招:一、抹黑。二、欺騙。三、指控。我們要把它記起來,他再出現時,我們可以辨識得出來。」
小邦說:「辨識出來,就請他離開。」
我說:「是的,就不投他一票,這樣他就不會當選了。」

全站熱搜

counselormo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