隱形朋友

老師對我說:「這孩子問題很嚴重,他在學校沒朋友、成績也很不好,又常常曠課。他的媽媽說他很懶惰,只愛看漫畫和上網,幾乎要面臨休學。而且他有個古怪的現象,他自己說他有『靈界』的朋友。」

爸爸打媽媽…擦不掉的記憶
老師口述的學生,就是小遠,今年國三。
第一次見面時,我先請他談談自己的興趣,好讓小遠比較能放鬆自在地談話,而小遠有問必答、頗為健談,於是我也請小遠說說關於他從小到大的成長故事。第一次,我們互動得很順利。
第三次見面,我問到關於他的家庭,他回答:「我爸媽在我國一時離婚,其實我早就希望他們離婚,因為我爸這一家人都是爛人!」說完就雙唇緊閉,而他在說「爛人」時,口氣聽起來仍是相當平穩的。
我驚訝的問:「『爛人』?是怎麼樣?」
小遠說:「他在外頭欠錢,我媽要替他還債,所以每天超時工作,健康都出問題了。
但做得半死,他不但不感激,而且還用拳頭揮我媽。」他平穩的口氣,帶著一股隱藏的憤怒。
我說:「天啊,你親眼看到他打你媽媽嗎?」
小遠很快就回答了:「是啊,所以我就叫我的朋友幫我,讓我爸媽離婚。」

另類的朋友…總會挺身幫忙
我很納悶的問:「你的朋友?」
談到「朋友」,小遠嘴角微微上揚:「是啊,我的朋友不在這個世界,他在另一個世界。」手指同時往後指,斜眼看了看旁邊的空間,繼續說:「這個朋友叫阿華,我可以從這世界到另一個世界,在『那個』世界中,我有很大的權勢,我叫他們做什麼,他們都會幫我。」
我面對小遠的「超現實」狀態,內心的想法是:這可能是小遠逃避現實壓力的狀態,直接否定他所創造出來的「超現實」,其實是否定他的負向經驗和感受。
所以,我開始用一見如故的口氣說:「這麼巧!我也有一個朋友叫『阿蘇』,他是在另外一個世界。我認識他好幾年了。」當我這麼說,小遠的臉上又揚起了微笑。接著,他描述了他是如何認識阿華,以及他們之間的互動。

那個小天地…別人不許介入
我專心傾聽,接著問小遠:「我也好想認識阿華,怎麼樣可以認識他呢?」
小遠用手指比了比:「不行,他說過除了我以外,他不想認識這世界其他的人。」
我說:「可是,我真的很有誠意想認識他,拜託你幫我和他溝通好嗎?更何況我也會別的世界的語言,我示範給你看:﹪﹪﹠﹠#!**@!##。」我說了一連串奇怪發音的話,
小遠又笑了,他點點頭。
我繼續拜託小遠:「嗯,我可不可以用別的方式認識他?好,我尊重他,不見他的面,但是你把他的長相畫下來給我看,好不好?」
小遠冒出了這一句:「那我要回去翻一下漫畫書。」
我說:「好吧!那你要畫下來給我看喔,阿華對你這麼好,他不會和你計較的啦!」
小遠輕鬆的說:「會喔!他若知道這件事,會罰我跪,可是我也心甘情願啦。」
我說:「就是嘛,你們的交情這麼好。」

心靈避風港…隔絕沉痛記憶
第四次見面時,我先準備好了紙筆,小遠一開始並沒有提到「朋友」的事,所以我也跟隨他要談的話題。
這一次,小遠再度談到過去和爸爸相處的經驗,他說:「你知道我為什麼會有現在這樣的表情嗎?」
小遠說的表情就是一般人看到他時,他臉上情感貧乏的表情。小遠繼續說:「這是因為以前我爸痛打我時,只要我大哭,他就打得更凶。所以後來被他打,我就像現在這樣沒什麼表情,他雖然還是會打我,但比較沒這麼用力。」
我聽見小遠說出他內心最深的「痛」,他說:「每次被打完,我都衝到浴室,躲在裡面,打開水龍頭,然後大哭。這就是別人以為我『沒感情』的原因。」
小遠的一字一句都是他真實的感受,他帶我更進一步地進入他的內心世界。小遠說:「所以,我現在最討厭別人指示我,做這個做那個。我好不容易脫離我爸的魔掌。」

重建安全感…回到真實世界
小遠所建構出來的外在:不想上學、不和同儕來往、懶惰……,原來是想要極力擺脫他原來的世界,而「超現實」的世界,是他認為「安全」、「自由」的世界。
我問小遠:「目前你已經脫離了,你最想要的什麼?」
小遠毫不猶豫的回答:「一個懂我的朋友,一個就好了。還有,像一片寬闊草原那麼大的地方,可以自由自在。」
我問:「在這個世界嗎?」
小遠點點頭。我想,他對這世界的信心正在一點一滴的復原中。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counselormo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