戰勝憂鬱  

「我女兒被媽媽的自殺舉動嚇到了,她放學回家,一打開家門就看到媽媽躺在沙發上,一動也不動,後來是她報警叫救護車,幸好最後是救回來了,現在住在醫院裡。但好像換我女兒快得憂鬱症了,她一直問:『媽媽會不會死掉?打電話給媽媽。』我真擔心,我們家有一個憂鬱患者就夠了,不想再有第二個!」小彤的爸爸看來臉色有些憔悴,焦慮地述說了最近家庭發生的事。
聽完並了解事由後,我說:「小彤爸爸,你自己也要好好保重,除了照顧好太太和女兒,你也要好好照顧自己,我待會跟小彤談談,她的確需要幫助。」

媽媽憂鬱 她心驚驚
換小彤進來諮商室。她,有些內向,但表達意願高,我問她為何會來找我,她回答:「我媽是憂鬱患者,我不想成為她那樣,她很痛苦,但身邊的人也好不到哪裡,可是醫生說有遺傳的機率。」
我先給小彤一個明確的回應,以安定她的心:「小彤,一個人要得憂鬱症並沒有那麼簡單,雖然你是高危險群,但並不表示你一定會得到。就像感冒,身旁的人感冒可能會傳染給你,但如果做好該有的防範措施,機率就會降低。」

一閉上眼 噩夢重演
小彤聽了之後,點點頭,接著說:「但最近我睡不好,一閉眼睛就會想到媽媽口吐白沫的樣子,任我如何搖醒她,她都沒知覺,然後警察、醫護人員……,這一幕幕都好清晰,連白天也常會想到,好煩!」
我說:「是不是不想再想到,但頭腦好像會自動轉播這些片段?煩之外,還會有別的想法嗎?」除了被一堆負面的情緒占領外,同時還會有哪些負面想法也侵入了呢?小彤點點頭,說:「有啊!我會反覆想:『為什麼不一直陪我媽,這樣她就沒機會做這些事,我應該能阻止她的』、『她還會再自殺嗎?萬一成功了,怎麼辦?』、『她是不是討厭我、討厭這個家?』我也告訴自己不要想這麼多,我爸也有安慰我,所以我會擔心自己是不是真的也得了憂鬱症了?」

黑暗勢力 拉扯心靈
小彤的內心中纏繞著「驚恐」與「憂鬱」,纏繞得愈多愈緊,小彤就像即將被吸到無底的黑洞裡。於是,必須把小彤從黑洞的邊緣中拉開。
我說:「小彤,妳說的憂鬱症,請你用一種顏色形容它。」
小彤馬上就有了答案:「黑色吧!因為,黑色給人沒有希望、萬劫不復的感覺。」
我接著問:「這團黑色是不是讓你感到,它本身也有不小的力量?」
小彤:「有啊,力量很大,把我媽給拉過去了,她被俘虜了,而我被拉扯著,感覺快被拉走,但我要奮力拉回自己。」
我提高聲音,極度肯定小彤:「小彤,你對抗『黑暗勢力』的勇氣和毅力,讓我很佩服也,我和你一起努力!一定拚得過它的。」

加強抗體 防範入侵
小彤聽了沒有立即回應,反而進入了思考:「黑暗勢力?你說,憂鬱症是一種黑暗勢力?」
我點頭:「嗯,這黑暗勢力的主腦,就是『憂鬱症』!它有策略性的在尋找對象,並想侵入每一個人。你媽不小心被侵入了,並且做了那些傻事,其實不是故意要驚嚇你們,也不是討厭你們,這應都不是她的本意,她是受害者之一。」
小彤疑惑地問:「得憂鬱症不是自己該負責的嗎?」
我回答:「沒錯!我們的責任是去對抗黑暗勢力,要預防不被它入侵,甚至要去廣為宣傳,如何能有效預防、有效處置它!」
小彤問:「有效預防及處置它的方式是什麼?」
我說:「這一點我們可以來慢慢討論,記住,黑暗勢力就好像身體生病一樣,如果你的抵抗力比較弱,就容易被入侵,所以我們平日就要多增加身體的抵抗力,而且要好好愛自己,勿做損害自己健康的事。」

預約快樂 驅逐陰影
小彤:「嗯,我明白了,也同意你說的。『憂鬱症』怕的是『快樂』吧,多想快樂的事、多做快樂的事,憂鬱症就找不到門可以進來了。」
在離開前,我幽默地說:「如果哪一天『憂鬱症』來敲敲門,你就說:『我很忙,我和快樂有約。』」
接著多次會談中,我和小彤常在研究快樂的方法、對抗黑暗勢力的方法,還有預定當研究有一定的心得後,要成為「快樂代言人」去幫助不小心被黑暗勢力俘虜的人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counselormo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