鑽石  

安安第一次來見我,單獨坐在椅子上,陪同安安來的表姊在候客區等候。安安雙手不斷摩擦雙腿,開口第一句話說:「如果等下我講到哭,怎麼辦?」
我指著衛生紙:「你拿去用吧。」安安先吸了一口氣:「我和男朋友分手了,我很難過…。」說完,眼淚如打開水龍頭般直流。

和男友分手 泣不成聲
安安,長相清秀的高一女孩,因為和男友分手,好幾天沒去上學了,她泣不成聲的說:「我不敢去學校,因為他和我同校,我不知要怎麼面對他,也不知怎麼面對同學,他們一定會問,我不想裝,可是,也不想提這件事。」說完,情緒慢慢地緩和了下來。
我問安安:「你好傷心,因為你很看重這份感情?」
安安點頭:「我投入非常多感情,也為他做了很多,甚至因為他,我忽略了朋友、家人,可是也因為這樣,我們分手了。」
分手的原因?我不解的問安安。

太黏愛吃醋 常常爭吵
安安:「他說,我太黏他了,只要他和朋友一起,我就會吃醋,結果我們常為這樣的事爭吵。可是…我有和他說,我要改,求他,他還是堅持要分手。」
看來安安是很依賴這份關係的,我問她:「所以,你會後悔你之前所付出的嗎?」

回不去從前 卻又想念
安安回答:「現在走到那裡都會想到我們以前在一起的事,我想回到以前那樣,可是…。」安安搖搖頭,表示回不去以前了。
安安沒有回答後悔與否,於是我換了問題:「如果不能像以前那樣,你希望現在可以怎麼樣?」
這一次安安回答了我的問題:「我之前花太多時間在他身上,所以我的功課也沒有顧好,我的朋友也很少,我的家人更不用說了,我比之前更少和他們說話。所以,我希望可以復合,可是,我也希望能顧好自己的生活。」說到最後一句時,安安的聲量明顯轉小了,也許安安對自己想要的有些遲疑。

對感情依賴 缺乏獨立
我正思考原來安安對感情如此依賴,是否正回應了她在親密關係中缺乏被愛,因而極需要補償的情感。安安接著說:「表姊知道我發生的事,因為她看我長大,她覺得我缺乏獨立的自我,我的自我都建立在別人身上。」
為了讓依賴的安安不是因為迎合表姊,更不是迎合我而這麼說,所以我反問了她:「是這樣嗎?缺乏獨立的自我?」
安安:「我想是,我從小就沒有自信,我是老大,我下面有小我一歲的妹妹,和小我三歲的弟弟,我媽媽是個忙碌的家庭主婦,她要照顧整個家還有生病的奶奶,而爸爸則在大陸工作,很少回家。而且我從小功課不好,不得大人的心。」
我說:「安安,沒想到你滿會分析自己,你愈了解自己,就愈有機會找到自己。」情感豐富又依賴的安安,原來同時也有理性深度的思考能力。
安安繼續告訴我說:「我知道我一直渴望有人可以給我愛,給我肯定。所以…這一次分手我很傷心,我的期待又破滅了!」

想被愛被肯定 用錯方法

我說:「被愛、被肯定是每個人的需要,只是,有時候我們還沒學會如何得到愛和肯定。你原來是希望如何能得到愛和肯定呢?」
安安:「我之前很怕失去男友,所以就用掌控的方式,不斷黏著他,看不到他時就責問。只要他在我旁邊,我才覺得他愛我。」
我說:「這樣的方法,你覺得如何?」
安安:「當然很不好!他認為我逼他太緊,他受不了。」
談到這裡,安安很清楚她的感情發生了什麼問題導致分手。然而,她仍然困惑於她需要被愛、被肯定,可是又要能自我獨立。
我拿了兩張圖片,一張是一塊普通石頭,一張是一塊閃閃發亮的鑽石,問:「安安,你覺得你像是一塊石頭,還是鑽石?」
安安很快回答:「一塊普通的石頭啊。」
我再問:「一般人看到石頭或是看到鑽石,會自然的靠近?」
安安又很快的回答:「當然是鑽石啊。」

鑽石vs.石頭 自我選擇
我說:「那就對了,可以把你自己當作是一塊還未磨琢成鑽石的石頭,有一天當她是鑽石時,自然會吸引人來靠近你,一點都不是現在那樣的勉強加害怕。來!想像一下,當你是一塊閃亮無比的鑽石時,會怎麼樣?」
安安笑了:「哦!好刺眼哦!」
之後,安安和我談了她該如何整理她現在的情緒,又和我談了她之後的生涯規劃,我也請了她媽媽一起加入,讓媽媽成為她的陪伴者和支持者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ounselormok 的頭像
counselormok

莫茲婷心理師

counselormo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