親兄弟  

小楷咬牙切齒、緊握拳頭說: 「有一天…我一定…要把他做掉。」小楷口中的「他」,不是別人,是他的哥哥。什麼原因讓這對兄弟心中充滿了仇恨?這一份手足失和的關係,令父母傷透腦筋、束手無策。

哥哥成績好 常常欺負他
小楷:「我忍我哥哥已經好多年了,他從我小學就欺負我到現在。」
我問:「哥哥是怎麼欺負你的?」
小楷氣憤的說:「他動不動就罵我『笨蛋』、『白痴』,他以為他多了不起,成績好又怎樣?他在學校裝一個樣子,在家又是另一個樣子,哼!」
面對極度生氣的小楷,我的口氣也跟著有些激昂的說:「原來你已經忍受了這麼久的委曲,再這樣下去,不就忍不下去了嗎?」

從小忍到大 想討個公道
小楷接著說:「我現在已經忍不下去,我力氣夠大,要打也可以。」
我以和緩且深度同理小楷的態度進行:「小楷,過去你所受到的傷害和委曲,我聽了很難過,但是,我希望可以停止這些傷害,不只如此,還要還給你公道。」我會這麼說,是因為我先前和父母會談時,了解了小楷和哥哥之間衝突的脈絡。
哥哥比小楷年長三歲,小楷年幼時體弱多病,是醫院的常客。因此,父母對他細心呵護;而哥哥呢,自小各方面都很優秀,父母關注的是他的課業表現。隨著年齡增長,小楷的健康狀況好轉,但因在父母的保護中長大,行為表現依賴、愛生氣,常成為哥哥嘲笑的話題;哥哥也因為少被父母關愛,漸漸與家人的互動變少。

吵架吵翻天 兩人都挨罵
我問小楷媽媽:「當他們爭吵時,你們怎麼處理?」
小楷媽媽看了爸爸一眼,說:「我會先請他們停止,再不停,就大聲嚇阻,爸爸這時就會進來,臭罵他們兩個,或將他們正在做的事停止,譬如:關掉電腦或電視。」
我說:「我了解了,只是這樣不只不能解決問題,其實會造成他們更分裂,因為他們是被強權所壓,這些壓力和情緒會各自發洩到對方身上。」我需要給父母一些處理手足的親職教育,避免兄弟關係再惡化。

父母想調解 苦無好方法

小楷父母同時表達:「其實我們也知道這樣的方式已經不行了,他們也漸漸大了,可是我們不知道該怎麼處理。」
爸媽看來已做好改變的準備,他們也需要一些鼓勵:「許多父母都曾用過類似的方式,而你們有覺察到問題,願意改變。」
媽媽說:「我希望他們感情融洽,以後長大也能彼此照應。」
我問:「你們知道小楷討厭每天罵他的哥哥,但知道他想要什麼樣的哥哥嗎?」我轉而問一旁的小楷:「小楷,你自己說!」
小楷:「我的哥哥是一個爛哥哥!我才不要。」我的口氣也和他同步,高昂的說:「是啊,整天罵人的哥哥,誰要啊!人家的哥哥都是愛護弟弟,爸爸、媽媽,你們怎麼沒有讓小楷擁有一個愛他的哥哥呢?」
我嘗試讓小楷對哥哥的恨意可以轉而看到希望,看到出路。

「爸媽偏心」 哥哥也委屈
爸爸先說話:「哥哥現在也不願意和我們溝通,我們也不知道他在想什麼,只知道他好像認為我們偏心。」媽媽也在旁點點頭。
我說:「不過,哥哥認為你們對弟弟偏心,但小楷呢,可能會認為你們都管不了哥哥,害他常常被霸凌,小楷,對嗎?」
小楷氣憤的說:「對呀!你們都沒管好哥哥!你們罵他又怎麼樣,他還不是趁你們不注意時欺負我!」
小楷接收到我的同理和支持,所以接著要幫助他的是:讓他對父母的管教方式重新燃起信心!
我說:「小楷,爸爸媽媽他們過去沒有學會怎麼處理你們的衝突,但是,現在他們很願意學習,由我來教他們並監督他們做得如何,我會隨時向你報告進度,你也可以成為我的顧問,這樣好嗎?」

互相給信任 下次會更好
小楷很快的說:「好啊!」。小楷似乎對我也多了一份信任。我繼續說:「下一次,換哥哥來,如果他願意把他心中的話說出來,他就不必把不滿都發洩在小楷身上。但是,爸爸媽媽,你們能不能答應我一件事:從今天開始,他們兄弟要是有衝突,先仔細聽他們的意見,不一樣的觀點也沒關係,最重要的是,分別給他們足夠的時間,聽他們所要講的,並且要確保他們是安全的。」
爸爸媽媽點點頭,爸爸說:「了解了,要吵,可以,但是,要吵得有品。」
我說:「對!衝突是難免的,父母可以在家先做良好的示範。」
離開前,我再給小楷打氣:「小楷,爸媽很願意配合,我們會成功的,來give me five!」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ounselormok 的頭像
counselormok

莫茲婷心理師

counselormo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