乖乖女  

小希,一位高中生,父母驚覺她改變了:「女兒變壞了? 這些事以前她都不會做。她是不是交了不良的朋友?」

以前… 清湯掛麵 常讀書
小希哪裡改變了?以前她是清湯掛麵,現在是同儕口中的「辣妹」;以前放學不是去補習班就是回家念書,現在除了念書就是上社群網站和部落格;以前好友都是女生,現在多了男性朋友。一連串的改變,爸媽不習慣也不能接受,當然,衝突就增多了。

現在… 偷交男友 瞞爸媽
小希親子之間最大的議題是:「信任」。
父母不信任小希,小希也不信任父母,老是覺得父母監控她。為了進一步了解小希的改變,我邀小希和我單獨談話。
「老師,我告訴你,我還有很多事情是他們不知道的,如果他們知道,肯定痛扁我。」小希有些得意地說。
我點頭說:「他們已知道的就足以讓他們煩惱了,何況是他們不知道的。」
小希:「我偷偷和網友約會,我有交男朋友,但只有牽手,他要親我,我不答應。」

處理… 自我察覺 先做起
小希拋出了又大又難的話題,只是這些話是未經整理、修飾的,她可能會對麻吉說同樣的話,但不會對其他大人說,除了我以外。所以,這是對小希工作的機會:如何從感受情緒的談話,產生不同的理性觀點?增加小希的自我覺察吧!就像放置一位「觀眾」,讓她看看自己在台上的演出,接著讓「觀眾」轉而成為「導演」。
我問小希:「以前你跟男生說話都會害羞,什麼時候開始,你可以和男生自然互動?」

之前… 只會讀書 像阿呆
小希漸漸比較正經地說:「以前的我很像阿呆,只會讀書,什麼都不懂,朋友的話題我都搭不上,我很想像他們那樣『吱吱喳喳』,不喜歡當一個只懂課業的阿呆。」
我進一步詢問:「為什麼他們聊的事情,你都搭不上話?」
小希回應:「我哪插得進去啊?他們說電影,我沒看過;他們說學校的帥哥,我也不知道,他們甚至有人未滿18歲就偷闖夜店,對我來說,實在遙不可及。還有很多很多事,他們都見識過了。」
我說:「每個人都有不同的經歷,你也有自己的經歷,不是嗎?」
小希:「我的經歷嗎?從小我待的場所是學校、家裡、補習班;每年過年,全家一起回鄉下阿嬤家,頂多就是畢業旅行、戶外教學,就這樣。」

轉變… 乖乖女孩 「變壞了」
我問:「以前大家對你的印象是什麼?」
小希:「乖乖女吧!現在…可能變成壞女孩了!」我還沒問,小希就自己回答別人對她現在的印象。
我說:「好女孩、壞女孩,好像是天壤之別,又像是一線之隔。你是怎麼轉變的?」
小希笑了一聲:「我剛說過,很多事我聽過,但沒有親身接觸。也許以前我一直壓抑這種內心的欲望,想以學業成績來補償,不過沒用,我覺得只有大人認同我。」
我繼續問:「現在的你被所有人認同嗎?包括你自己?」
小希:「有被某部分的自己認同,也有被某些人認同吧。」
「認同」的確是一個很重要的議題:「小希,以『鐘擺』來作譬喻,好女孩和壞女孩各在鐘擺的一端,各自都有張力,若有外力阻礙你,你的反擊力會很強。」

反彈… 管教嚴格 限制多
小希有些堅決地說:「嗯,我爸媽要是嚴格管我,我會很反彈。就像他們踩煞車,我就更想要加油門。」
我問:「處於兩端的鐘擺,壓力都很大。
小希,我想和你分享如何能夠『安全又自在』,我是站在你的立場,替你考量。你願意給我機會分享嗎?」
小希點頭:「可以呀!」
徵求小希的同意,我以專業的內容來和小希說明:「你知道我們大腦的前額葉皮質,在18歲左右,才逐漸發展成熟,它影響我們的是:對『得失』、『危險』和『利益』的判斷,所以這是為什麼全世界都有一個『成年人』的分野,在18歲到21歲之間,同時受到法律的保護,並且至少在18歲以前,非常需要在大人陪伴下,去認識這個世界。如果,10年後你26歲了,你爸媽還管你回家時間、跟誰出去,那他們就算是管太多了。」
小希嘟著嘴說:「可是我討厭他們管我的方式、而且也真的管太多了。」

調整… 讓愛鬆綁 學溝通
我說:「我了解,這點我和他們溝通,我負責教會他們如何管你,才是對你有益。況且,你其實不是『壞女孩』啊,對嗎?」
小希笑了:「是啊,我就是壞女孩,有點壞又不會太壞。」
我說:「像是活潑、會玩,而且懂得尊重別人,又會保護自己,是嗎?」
小希:「對啦!難道這叫『很酷的好女孩』嗎?」

認同…我只是酷 不是壞
我說:「『 很酷的好女孩』不錯!不錯!不壞,但也不是一般的好女孩。」
小希:「這個我喜歡!酷!」
我舉起右手:「來吧!祝福你這位『 很酷的好女孩 』愈來愈讚!」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ounselormok 的頭像
counselormok

莫茲婷心理師

counselormo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