肢體遊戲  

阿盧趁小P還沒進班上時,就和幾個同黨說:「等等小P進來,我們去脫他的褲子、拿走他的眼鏡。」大家邊聽邊哄堂大笑:「好,嘻嘻。」

才進教室…扯褲子 搶眼鏡
小P進來班上,阿盧等人竊竊私語說:「他來了,他來了。」阿盧帶頭靠近小P,大家圍著小P,阿盧一喊:「脫吧!」大家合力拉扯小P的褲子,有人趁勢搶去他的眼鏡,再將鏡片拆了,近視近千度的小P一時慌亂,又看不清他現在的處境,他往前要搶回眼鏡時,同學趕緊又將鏡片丟給別的同學,其中一鏡片掉到地上,同學順腳一踩,鏡片破了,小P雙手在空中亂揮,模樣狼狽,同學在旁哈哈大笑……。
這樣的場景已不是第一次,而且常常發生。小P剛開始笑笑地和他們纏鬥,漸漸委屈哭泣,後來變成奮力和他們對抗,平常則存著警戒的心,譬如:將自己的書包背著,不敢輕易放在自己的座位上。
這一天,阿盧和他的同黨及小P一同進入了諮商室。過去我和這群孩子在治療團體中相處了一段時間,和他們建立了深厚的關係,也一直掌握住他們之間關係的演變。
阿盧和同黨坐在沙發上,騷動身子嬉鬧著,小P則安靜地緊縮在角落的另一張椅子,這顯然是一個勢力不平衡的局面。

他很恐懼…藏心裡 不敢說
我開始對大家說話:「各位,我看見你們的關係已經超過該有的尊重界限了,你們知道再這樣下去,會是嚴重的後果?」
阿盧和同黨仍然不改顏面,繼續他們之間的嬉鬧,我轉向小P:「小P,你喜歡這種互動關係?」我這麼說是有意刺激小P說出內心的真感受。
小P表情略帶勉強地微笑:「沒有啊,哼哼,還好啦。」
我繼續說:「是嗎?還好?你褲子快被扯破,你的鏡片不知換了幾次,你覺得這都還好,是嗎?所以你十分贊同他們所做的?」
小P的微笑更加牽強了:「啊…嗯…嗯…」
阿盧和同黨看小P吞吞吐吐的樣子,以嘲諷的口吻模仿他的回應。
我對阿盧說:「請你停止這樣的模仿,這樣很不尊重別人,『你好、我也好』記得嗎?」阿盧停止嘲諷,安靜了下來。
我對著小P說:「小P,我感覺到你現在很不安。」
小P搖頭,我繼續說:「不,你真的很不安,你不只此時此刻不安,你近來常常很不安,你內心害怕擔心,不知哪時候,他們又要對你做什麼。所以,你把書包背在身上,深怕裡面的東西被搶走;你近來常坐在椅子上,不隨意走動,因為怕他們突然對你做出什麼驚嚇你的動作。」我一鼓作氣,把小P的狀態說出來:「你內心其實非常恐懼、非常害怕。」小P聽完,眼淚從眼角流下……。

以強壓弱…大人做 小孩學
我把目光轉向阿盧和同黨:「你們有感覺到小P對你們充滿恐懼害怕?你們看見他害怕受苦,是什麼感受?無所謂?得意?爽?還是你們也有過他的這種感受?」
其中一位成員,小雄說:「我也被欺負過啊。」
我回應:「是,謝謝你勇敢告訴我們,你當時的感受呢?」
小雄:「很差啊,很生氣,很想把對方殺了。」
阿盧問:「被大人欺負算不算?」
我說:「當然算,霸凌就是『強欺弱』、『多欺少』、『仗勢欺人』。」
阿盧:「我爸以前動不動就打我,喝酒或和別人吵架,回家後就拿我出氣。」
我說:「大人有時無知的錯誤,造成孩子很辛苦、無所適從,最後也只能將一肚子的氣發洩在別人身上。」

不懂尊重…教同理 找原因

在連串的話語中,我同時釋放幾個議題,一方面挑戰小P,讓他把真實的感受表達出來,一方面同理小P的感受。同時間,我也引導阿盧和同黨以同理心去了解小P的感受,並協助他們省思他們行為背後的「原因」。
我接著說:「老師很愧疚,因為我沒有保護好這個團體,讓成員受傷。我沒有讓你們學會人與人之間該有的尊重,還讓你們陷入無知的陷阱。因為,欺負或霸凌別人是要付出代價的。」
我繼續說:「不過,我決定好好處理這件事,避免你們落入更『無知』的陷阱。」
沒料到,阿盧第一個站起來,走到小P旁邊說:「小P,對不起,你可以原諒我嗎?嘿,等一下我們不要再玩肢體的遊戲了。」阿盧對著其他人說。

驅逐無知…不隱忍 不霸凌
阿盧誠心地向小P致歉,我問小P:「你願意原諒嗎?」小P:「那其他人呢?」
其他人陸續說了「對不起」,小雄說:「以後我們不玩惡意傷害的遊戲。」
我說:「哇!我由衷感覺你們是很棒的一群同學,你們看重彼此的關係,過去只是一時之間被『無知』矇騙,老師以你們為榮。」
欺負別人的「無知」被驅逐了,信任和尊重別人的「心意」,繼續穩坐在這團體中。

全站熱搜

counselormo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