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黑道 

「莫老師,面對這個孩子,我們不知該怎麼辦了。媽媽為了他,心力、體力都耗盡,目前還需要靠藥物治療。」
在我眼前的是一位中年爸爸,他為了一而再、再而三蹺家的兒子,南北奔波。

才高一 打架、討債、混黑道
爸爸娓娓道出高一的兒子阿德這幾年來發生的事:「最近一次,我在街上找到他時,他像一個流浪漢、兩眼無神,我們不知道這孩子為什麼會變成這樣,他做了很多荒唐的事,從國一下開始,他一心一意要當黑道,什麼狗七雜八的事,他都做過了,抽菸、打架、跟著別人去討債,最後搞到被學校退學。」
我專心聽著爸爸述說孩子的「事蹟」,心裡想著父母所受的煎熬實在苦不堪言,除了內心是無底洞的擔憂,還必須遭受親友們的指責:「你們做父母是怎麼教的,怎麼會教出這樣的孩子?」、「你們放任孩子」、「寵壞他」。
而當孩子出狀況時,嚴厲的話語、管教約束、語重心長的話語……,阿德的父母全都用盡了。然而,看到孩子像煞不住的車子直往前衝,就只能依靠上天,祈求上天保佑孩子,盼他有一天能夠臨崖勒馬。

膩在家 睡覺、遊戲、不說話
阿德爸爸說:「現在我們把他帶回家了,但他整天不和我們說話,一開口就是三字經。雖然現在沒有一直要往外跑,但每天在家無所事事,接下去的日子不知道怎麼辦。」
聽完阿德爸爸的述說,知道這是又大又難的工程,到底我可以為阿德和這個家庭做什麼呢?但是爸爸無助、誠懇的面容打動了我,就安排和阿德單獨談談吧!
第一次見到阿德,他的第一句話是:「你可不可以等我一下,我抽根菸後再進來和你談。」
我說:「好!我等你。」阿德已經染上菸癮一段時間。
原來阿德對待父母以外的人都很客氣,也很健談,阿德的第一句話是:「我現在沒上學,每天在家睡覺、看電視、玩電腦。」

玩夠了 不想再混 浪子回頭
我問:「為什麼不出去走走呢?」
阿德:「覺得很累。之前自己一個人住在外面,玩很多了!」
我說:「所以,覺得那些曾經做過的事,都無趣、沒新鮮感,該玩的都玩過了?」
阿德:「是啊,我現在雖然只有16歲,可是好像30、40歲人的經歷。」
我問:「要不要說說,你經歷了什麼?」
阿德吐露了許多在他身上發生的事,包括如何持刀傷人、如何和對方和解、老大如何協調……,最後他如何和那一群朋友因金錢而各走各路。阿德說了一句:「我看到很多30、40歲的人混到今天,但都不怎麼樣?」
我繼續問:「怎麼說都不怎麼樣?」
阿德:「跟別人討債混飯吃啊,要不然就是開檳榔店。最後能成為老大的沒幾個。要在這一行出頭,很難!想想之前一心想做黑道老大,真是很白痴!再來一次的話,我可能不會選擇要做這些事。」

找方向 內心徬徨 又怕嘮叨
阿德如此的坦誠,且散發出對我的信任,頓時燃起了我對這工程的信心。我說:「阿德,你的這些經驗是我沒有的。我想邀請你來分享你過來人的經驗,特別是針對我的一些迷途羔羊學生,他們正想嘗試走入黑道。你對他們的影響力一定勝過我!可以嗎?」
阿德有些羞澀的點點頭。
我說:「你的經驗只要一轉化過來,就可以幫助無數的人以及無數的家庭,因為這些是你親身經驗,也從當中領悟了許多的事。」
我問阿德:「前面這段旅程結束了,接下來,你會往哪裡去?」
阿德說:「我也不知道,所以我正在為這事煩。在家裡看到父母,我內心很矛盾,一方面急著到底要做什麼, 一方面又很怕聽到父母問東問西,問我有什麼打算。」
我說:「沒關係,慢慢來。我也會告訴你父母:其實你正在尋找未來該走的路,請他們多給你空間和時間。」

拚重考 從零開始 面對挑戰
我們結束了那一次的會談後,下次見面時,阿德就告訴我了:「我決定要去補習班,今年再重考,而且我不想待在以前的地區就讀,我要去競爭更大的地區。」
阿德的決定確實讓我震驚,對一位已離開課本、考試多年的孩子,能熬得過需要十足的堅持和能耐的補習班生活,且還要能忍受無聊?
我問了阿德一個問題:「阿德,在課業上你可能會遇到很多挑戰,畢竟你離開課本已經很久了,你有心理準備迎接這樣的壓力嗎?」
阿德的回答讓我振奮:「一切從零開始」!
我也這樣回應了阿德:「很好!從零開始,多出來是多少都是賺到的!」
在外流浪的浪子,找到了人生的目標,也儲備了力量面對挑戰。而阿德的父母也這麼說:「孩子改變了,神情也和之前不同了!」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ounselormok 的頭像
counselormok

莫茲婷心理師

counselormo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